目前日期文章:200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身體除了糾纏六年以上的肩痛、消化不良之外,還多了不少沒遇過的情況,其中最嚇到我的是心律不整。那跟心悸是不一樣的。它的節奏會又快又亂,讓你沒辦法不放下手邊的事情,去傾聽它。為了它,我斷了幾天的咖啡,可是沒有用,還是擂得兇。它一邊擂,我仍然一邊迅速地處理著卯起來做還做不完整的公事。

想著,下週三之前如果還這樣,就跟妹妹們一起去馬偕看醫生吧。妹妹一個要看牙醫,一個要拆小手術的線。結果這三四天,症狀似乎又不見了。正不知其所以然,剛好和小三和阿水(三人合稱奇摩交友之傘釀三姊妹)無所不聊地聊到吃粥容易脹氣的話題,順手查了一下google,竟解答了我所有的問題,驚喜得不得了,所以想要紀錄並且分享一下。題目叫「都是壓力惹的禍!」,這篇文章雖然不短,但我相信裡面有很多地方,幾乎對每一個現代人都有幫助。尤其是自覺沒什麼壓力的人,譬如我。

除了沒有意識到生理在承受什麼之外,我也沒有意識到,當我心靈在承受的時候,對話的對方不知道。我以為我理性而含蓄的表達,對方可以覷出我的「深呼吸再深呼吸、調整、試圖理性勇敢堅強」,而原來對方壓根以為我並不痛苦,我是冷血而強硬地在面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誤會我,而我是聽到誤會,就先碎一塊那種人。

前男友是我到目前為止最愛的人。有一次,我們一起刷牙。他一邊刷一邊做著手勢,指指洗臉槽,又好像搖了搖手。我看不太懂,於是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然後將口中的水吐在洗臉槽;一如我平常的做法(刷完牙,將洗臉槽用3M菜瓜布刷乾淨,再放洗臉水)。然後,我看到他臉色突然變得很兇狠。於是我充滿問號地問他,怎麼了?他說:「都叫妳不要吐在洗臉槽了,妳還那麼故意。」我忙說:「我是根本沒看懂你的手勢啊,我怎麼會是故意的呢?」他堅持:「妳就是故意的。」

我的傷心無以復加。

我至愛的人,相濡以沫近兩年的人,對我,連這麼基本的信任都沒有。我無法理解,他是一個在男生中算是很敏銳的人(這也是我愛他的要因),加上我自認為是個感情外顯的人,心裡藏不了事。這樣的組合,怎麼會發生這麼嚴重的誤解?

然後,我遇到了更多的誤解,只是我沒有意識到那些誤解的共通性。而今天,我在讀了一個陌生女子的全部日記之後,突然發現,我的表達相對而言是多麼的晦澀。當我受傷的時候,我不會直言:「你深深地傷害了我,使我心寒。」我會艱難地吐出:「所有打不倒我的,都讓我更強壯。」我也不太會寫出可愛的撒嬌的一面,那對我來說有點自誇的味道。或許是家教使然,我只在我愛的男人面前撒嬌。

我經常納悶,我明明是很善良的人(至少比絕大部分的人善良),為什麼他們要那樣誤解我?我想我離答案越來越近了。

謝謝那些幫助我了解自己的人。我始終認為「探索自我」是人類一生中最重要的使命。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其實最近有點想離職耶。。。」眼前從兩點餓到四點半才有時間拿零食充飢的小美女,一邊把卡迪那洋芋片往嘴裡送,一邊用嬌嫩的聲音輕輕柔柔地吐出這句話。我一邊陪她品嚐新口味的管狀洋芋片,一邊瞪大了眼睛,完完全全被我們的新秘書嚇到了。

坐我隔壁的她是不是完全聽到了我經常在電話中以不夠低的音量,向友人表達工作太累想離職去流浪的念頭?

我問:「是生管的部分太累,還是秘書的部分?」
她答:「兩邊加起來吧。每次趕出貨文件的時候,如果電話進來,就覺得很煩,忙不過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