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3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品〕五枝玉米
http://www.wretch.cc/blog/kathyhan&article_id=3492897
很悠哉的德國風情。


〔運動〕一起來創造繁體字價值!
http://blog.chinatimes.com/blognews/archive/2006/03/28/49151.html
原創性文字啊,檢討一下,好像沒寫過什麼值得一讀的東西耶。*面壁*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藝文〕20060324 永遠的曼菲
http://www.wretch.cc/blog/gendayu&article_id=2677591

〔藝文〕淋漓盡致的人生演出
           ──心靈影舞者 羅曼菲

http://www.wretch.cc/blog/gendayu&article_id=2679217

〔觀點〕線上收聽》龍應台:什麼是國際公民意識?
國際公民意識是什麼?怎麼養成?又要怎麼用?
今年三月廿一日,台灣知名作家龍應台在面對清華大學師生的演講中,用生活的小例子,講述她的兩個在德國的兒子,如何在成長過程中養成公民意識,並在生活中實際應用出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上週三收到久未聯絡的友人寄來的推薦閱讀連結:天下雜誌一篇名為「下流社會中產階級蒸發了」的文章。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沒有點進去看,也不打算點進去看。今天會提到這篇文章,只是因為我剛剛逛智邦網摘的時候,發現了底下這篇文章,精準地道出天下雜誌的問題所在,大快我心。於是推薦。

[閱讀筆記]:「痛苦的菁英」與「快樂的阿Q」〈來源:被遺忘的角落〉

PS. 這是巧合,而不是我罵雜誌罵上癮了。XD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篇超好笑,真是Monday Blue的良藥啊!

選自→ 部落格:醬子。釀子

艾爾頓槓上賽門:誰能不用雙手生活最久?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向是個不趕流行的小眾份子,甚至是固執地堅守自己的信念(萬一剛好有的話),抵抗著整個大潮流。譬如說,好多年前的璩美鳳光碟事件。不知道有沒有數據可以知道,整個台灣沒看過該性愛光碟的比例幾何。朋友好心地在e-mail詢問,要不要看,他可以燒給我;我只說謝謝不用了,沒有說出我對他有多麼失望。怎麼能當侵犯別人隱私權的共犯,拿別人被偷拍的畫面當娛樂?讀聖賢書,所學何事?

當壹周刊大張旗鼓地進攻台灣時,這本每週賤價出售八卦的雜誌對我來說,就像璩美鳳的光碟一樣。再怎麼便宜,也不該去買。就算一期只要一塊錢,買了,就成為幫兇,就成為促使社會向下沉淪、價值觀扭曲的共犯。就是這麼嚴格地要求自己。朋友中有些人有不同的看法,他們買得很愉快,認為這本雜誌有它的正面價值:除去毫無道德揭人(或捏造)隱私、口不擇言挖苦批評公眾人物之外,其他的資訊值得一看。我完全不想辯論,道不同不相為謀,各自疏遠罷了。噢,當然不是只因為此事就疏遠對方啦,這樣的話,大概全世界找不到一個人當朋友了,我想。

(上面兩段好嚴肅,跟我一開始構思這篇文章的調性完全相反,這下作者開始錯亂了,不知道要怎麼拗回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今天一早就收到Philips@Zurich一位客戶的來信,謝謝我們在他們來訪時的招待。我先是回信歡迎他們再度來台灣,過了幾個小時,才突然想到[咦,我才在想如果有瑞士的朋友可以提供一些旅遊諮詢該多好,怎麼忘了我真的認識過瑞士來的友人?]於是二話不說,馬上寫了第二封信,告訴他我今年的旅行已經從德國改成去瑞士阿爾卑斯山的消息。純粹只是表達興奮之情,並不期待什麼有意義的回答。沒想到,竟然很快就收到他的回信,說很高興知道這個消息,如果我有在蘇黎世停留,可以和他們一起吃頓午餐,他們還可以當嚮導,做一趟短短的蘇黎世之旅。

說起他們來訪的那一次午餐啊,還真是有點搞笑。。。

大概是上個月的事吧,那個中午艷陽高照,而剛從冷氣房出來的我還穿著羽絨長外套。=_= 自從脫離業務身分來到這家公司之後,已經很少陪客戶應酬了,只偶爾在心情好的時候,被徵召去充場面,喝幾杯酒、陪幾個笑,他們老是重複著我在KTV時用碗喝酒的傳奇,用來唬客人;其實我只是找不到杯子罷了。而他們要去續攤時,我常會說我也要去見識見識,然後我老闆就會說[那我們就可以少叫一檯了];怪了,難道酒店沒有男公關嗎?

這一天,幾乎是本處公關的副處長在近午時正好經過我的位置,問候完畢,他說到中午要陪新客戶Philips吃飯,裡面有兩個歐洲人,其中一個是法國人,問我要不要去練練法文。我一方面想睡覺不想吃,一方面也覺得平常用中文都沒話題可供應酬了、要用破爛的法文去應酬未免太僵,於是便拒絕了他的好意。但是心裡仍暗自躊躇著。

十二點出頭,我還坐在位置上網,沒有去黑暗的小會議室午睡。電話響了。副處長說,要一起去吃飯的一位副理汽車鑰匙沒帶在身上,要我看看還有沒有人要下樓,託人拿鑰匙下去。這麼有效率的公司,要去吃飯的人當然早就走光囉~所以,正好幫優柔寡斷的我做了決定,我立刻拿了鑰匙就衝下去。

客戶參觀完產線出來之後,和我們一行人站在大廳前大太陽底下等人開車過來。趁這個空檔,我拿出名片開始自我介紹。跟三個東方人換完之後(其中一個是台灣人,我還跟他講英文=_=),對著第一位西方人,我說:"Monsieur?"(法文的Mr.),結果對方一臉疑惑;於是我又轉向第二位西方人說同樣的話,他同樣一臉迷惘。怪了,我的法文不會爛到連先生都發不準吧?於是我改用英文說明:[抱歉,我聽說兩位有一位是法國人,但不知道是哪一位?]他倆一致搖頭,說他們是瑞士德語區來的,法文連聽都聽不懂。呃,這下尷尬了。這位副處長平常就有點[不拘小節],看來這次又把人家的國別亂湊一通了。好吧,我只好爽朗地笑笑講些有的沒的來度過這段小尷尬,只差沒烙出唯二會講的德文短句:Guten Tag跟Danke。他們都穿著短袖,看著我熱到受不了而脫下羽絨長外套,讓我覺得自己很白痴。

到了公司附近的餐廳吃合菜,我坐在這位寫信來的蘇黎世人旁邊,從點菜開始我就講了好多話。我好像要嘛就不講話像個自閉兒,要嘛啟動了就變成另一個熱情活潑的人,衝來衝去像勁量電池,直到沒電,不過續航力一向不太夠,所以常常約會約到想睡覺。但是如果遇到不喜歡的人,我根本不想勉強自己跟他多說一句話,而且旁邊的人都看得出來,所以不適合當業務。這頓午餐吃得很愉快。除了副處長所講的許多有意義的閒聊和沒意義的場面廢話之外,我還跟旁邊這位聊到了我去過的歐洲國家,以及今年要去的國家。好像都是他提到才會聊起來,我不太會主動找話題,尤其是關於自己的;但是要問對方的事,又怕問得太私人,侵犯了西方人的隱私尺度,譬如說已婚未婚到底能不能問,我始終不太確定;至於公事嘛,我是一點都不想聊,多無趣啊~(以前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同公司的,只想跟我聊公司的事,真想把他講的話直接寄給董事長算了,那麼憂國憂民的偉大主管啊,卻遇上下班後就不想講公事的我~=_=)跟公司主管吃飯的話,就難免只能聊公事,或者講一些套用產業術語的笑話,敷衍得我累死了。

很愉快地吃到了快兩點,我們滿足地,噢不,其實我還沒有吃飽,但是我千暗示萬暗示,副處長還是不追加點菜。XD 總之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上車準備回公司了。車行途中,開車的副處長照例又向外國友人介紹台灣奇觀:檳榔西施。雖然覺得這對國家形象可能有損,不可否認地,這仍是屢試不爽能讓外國人眼睛一亮的有趣話題。這位四十歲左右、加拿大移民瑞士、身材高大的仁兄,果然非常有興趣,急忙轉頭要看,可惜檳榔攤已經過了。我打趣地說[我們可以U-turn啊~],副處長想了一下,來不及迴轉,而且真的迴轉好像也有點誇張;但又不忍心掃客人的興,於是副處長過公司門而不入,直直駛向交流道旁最密集的檳榔攤集散地,同時打手機告訴另一車的人我們的狀況,要他們在大廳等我們一下。

過了交流道再迴轉,檳榔西施們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我和副處長也七嘴八舌地輪流介紹檳榔西施文化,並回答好學客人的諸多問題。這位客人的興奮程度,讓我不禁懷疑他究竟是純粹好奇這新鮮物事而興致勃勃,還是聯想力過度豐富伴隨著躍躍欲試。他的眼神讓我覺得他不是乖乖牌的工程師,不過這個還需要驗證。

回到公司大廳之後,這位客戶故意笑得很賊地跟他的同事說:[不要問我們剛剛去哪裡,我不會說的。]我也配合演出地告訴他:[放心,我會替你保密的。]然後我們笑著揮手別過,他一邊用聽起來很有誠意的語氣道謝,我一邊穿上羽絨外套,走回我的辦公室,結束了任務。我一邊走一邊在想:我在客戶面前又是脫外套又是穿外套的,會不會太放鬆了一點啊?

嗯,就是這樣一個愉快的午休時光、陽光回憶,才讓我願意跟他提起我要去瑞士旅行的事。沒想到一個因為誤會而去的餐敘,竟然會跟我後來要去的地方有關聯,真是讓人驚喜的意外。多認識新朋友果然還是有好處的啊~(孤僻貝樂心之俳句)


PS. 副處長之不拘小節其中一例,請見:落落長的拙文[看看Hand Carry可以搞得多複雜。]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於付了瑞士阿爾卑斯半自助的訂金八千塊給台北自助旅行協會了,好一個優柔寡斷的天秤啊,考慮了這麼多個禮拜。

機加酒總共NTD66,900,算起來一個晚上的住宿費(三星級)就要NTD3,000了,真讓人心痛,有股衝動想趁機去住住從沒住過的青年旅館,反正從Forever Tsai的照片和遊記看來,青年旅館也可以很美、很近、很乾淨,而且我學會戴耳塞睡覺了。不過呢,耳塞其實只能把聲音變小,並不能完全阻隔聲音,只要旁邊有人打呼或者窸窸窣窣地開塑膠袋,我可能就不用睡了。此外,如果第一次孤身自旅就在瑞士這種天殺的貴死人的地方,是不是太不明智了?還好在查瑞士國鐵資料時,發現一個旅行社的瑞士[歐洲三大名峰十日遊]頂級行程,索價NTD88,900,當場覺得寬慰不少,我想我頂多也就花這麼多錢了吧,我還比它多四天,嘿嘿。<---對每日預算完全沒概念的傢伙自己說來高興的。

為了追求真理和正義,呃,是為了無可救藥的對小事追根究底的精神,或許順便試試自己用英文查資料的能力,我契而不捨地詳讀瑞士國鐵官方網站。花了數小時之後,終於比較確定專賣外國人的Swiss Pass是可以在瑞士本土買的。然而,在我更新了Acrobat Reader然後把KKMan當掉後,想再度去存下價格總表,卻找不到它了,從各個角度都找不到,包括Site Map。不知道是瑞士國鐵網站太難用,還是我又太笨了。>_<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