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晚與第一份工作的主管40餘歲的Frank,以及當時的徒弟、現在仍是我同事的Judy吃飯。

我第一個到餐廳,讀完ToGo雜誌介紹的林布蘭家鄉之後不久,Frank到了。我忍不住還是提了一下這間餐廳的不專業服務。沒人帶位就罷了,我眼睜睜地看著服務生小弟,把兩副餐具擠在一個人的位置,避開了我坐的、靠窗的、離他較遠的位置;而且,重點是,他擺餐具時,不像正常人手接觸的是餐具「柄」,而是湯匙「勺」、「叉」子、刀「面」。Frank防備地輕笑:「妳以為這裡是哪裡啊?」

我邊用餐巾紙(會不會更髒啊?)擦拭著餐具,邊說:「這裡的消費比台北還高耶,你幹嘛妄自菲薄?」他說:「順便幫我擦一下。」我說:「你慢慢等。」然後又亂聊了一些,他突然說:「好想喝酒,這裡怎麼沒有酒?」。。。。。。「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啊?還要有酒咧。」他說:「這是一種文化,跟地方沒有關係。」。。。。。。很好,可以繼續沒有邏輯下去,繼續亂鬥嘴一通。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 Warning: 內涉劇情。 )))

週末看了兩部電影,一場演唱會。

週五臨時決定週末北上去趕台北電影節的集,很容易就買到了根據奇士勞斯基的腳本所拍的「地獄」。

放映地點在西門町的中山堂,我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儘管我大學是混西門町的。中山堂是古蹟,是個很巨大的禮堂,坐在裡面會聯想到文革時期的批鬥大會。二樓是堡壘咖啡館,據同行的男人說是以前國大代表聚會的地方,記不清了。一走近中山堂,就看到蜿蜒得看不見盡頭的、等待進場的人龍。我衝向大廳,問了兩個售票攤位、四個人,才總算找到了大小猶如鳥籠出口、柵欄為隔的售票窗口。旁邊牆上貼著簡短的道歉啟事:「此為古蹟,無法改裝,敬請見諒。」我可以原諒古蹟無法改裝,我比較不能原諒的是,為什麼我必須問那麼多人,直到最後問到一個同樣來取票的觀眾(而非工作人員),才知道「兩廳院售票系統取票處」在這裡?還有,為什麼排隊的人龍蜿蜒得那麼長,卻沒有拉線、沒有標示,以致幾乎沒人能確定隊伍的來龍去脈?為什麼人潮已經快擠翻了,大廳前面還有一群人在練民族舞蹈?這個影展到底是有沒有籌畫過啊?

所幸電影很好看,這位導演(曾以《三不管地帶》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丹尼斯塔諾維克)我完全陌生,但我覺得他把這部片拍得很有奇士勞斯基的風格,很美,安靜的痛,以及因為太美所產生的痛;當觀眾被牽動,在各自深沉的回憶和反思中百轉千迴時,他也不忘給予大笑的機會;所有的導演都應該給觀眾大笑的機會,我這麼覺得。片中,三姊妹中最小的Anne與一位同學的父親,同時是一位哲學教授墜入愛河。後來,教授外遇夠了,後悔了,想斷絕這份感情,回歸看來十分美滿的家庭。但Anne沒有辦法。約不到他出來的Anne跑到他家門口堵他,被他溜掉。當她終於可以和他坐下來對話,絕美的臉龐哭著說:「我們做愛時,你都在想些什麼?想著如何拋棄我嗎?」這位長得猶如蔣勳和胡德夫綜合體的教授不發一語地轉身,駕車揚長而去。後來,飽受煎熬的Anne跑去向她同學訴苦,說到一半,同學的媽媽回來了,同學說「媽,Anne愛上一個有婦之夫,怎麼辦?」媽媽正發表她的看法「他愛你嗎?(愛。)那你應該要去爭取,就像我當年一樣」,爸爸也跟著出現。爸爸被嚇呆了。母女兩人逼著爸爸發表意見,轉進轉出的爸爸終於說:「也許他後悔了。」

身旁的男人問我:「你會這麼做嗎?」為了繼續專心看電影,我簡短地回答:「不會。」其實我心裡想的是:「對你,不會,因為我不愛你。還有,了解一個人沒有捷徑,這種問題不是拿來問的。」

搭火車回家時,感到了孤單。出國讓我忘了孤單。一回國,就有機會失望,一失望就躲不了孤單。在我面前跟女生搭訕,會讓我吃醋嗎?會,如果我愛你。那如果我不愛呢?那我只是覺得你沒有禮貌而已,而且我不喜歡目睹別人的狼狽。噢,也許你自己並不覺得。

另外一部片是小妹租的「無極」,原來是極美的奇幻電影啊,我將它誤會成武俠片了。我很喜歡,喜歡到想要寄給外國友人。

演唱會是在崎頂海水浴場舉行的台灣啤酒60週年慶「搖滾上青」演唱會。演出的團體有旺福、櫻桃幫、Tizzy Bac...等。嗯,旺福唱得很糟糕,帶動得只比很冷的主持人好一點點,好不容易撐到壓軸的Tizzy Bac,看在聽過這名號的份上,結果聽不到第一段唱完,我們就毫不猶豫地閃人了。完全不對盤,儘管我灌了一大杯啤酒,還是沒辦法騙過我的耳朵。旺福真的只有那首成名曲「肝功能衰竭」好聽而已。

以上是從週六累積到今天的發洩。

以下是感謝。感謝遙遠的那一端,有人可以和我聊天,有人對於沒有愛情就乾涸可以感同身受,雖然他還是選擇不要愛情。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週日下午四點多,穿上接到隨團輔導員來電才得知少女峰溫度在零度左右、平地氣溫相當於台灣的冬天,因此火速進行第二次採購的防風防水Goretex外套,背著七公斤的背包,前往桃園中正機場。金色小車上坐了三個人,大妹開車,小妹也來湊熱鬧,非常難得,以我家一貫的獨立自主、沒血沒淚風氣來說,我應該是要自己一個人想辦法把自己運到機場的。

北二高北上車流踴躍,車上廣播遍尋不著警廣交通網的頻道,最後三個臭皮匠終於想到用〈台灣大哥大門號〉手機撥打168,聽到塞車路段詳情後,定下心來。大雨滂沱,富於實驗精神的我們,還讓大妹依照某個轉寄e-mail提到的秘訣,戴上太陽眼鏡,試試偏光鏡是不是真能濾掉水波的反光。大概效果不是很明顯,不一會兒,她就把墨鏡取下來,好像大家都鬆了口氣。〈原本還想在晚上試的...〉

抵達中正機場,在泰航櫃檯前,〈我因腳傷未能參加行前會〉與我素未謀面的團員們陸續抵達,在等待劃位的隊伍中,我開始交際。我與其中兩位來自台南的女生排在一起。而旅途中跟我相處最密切的,除了室友〈輔導員〉之外,就是這位臉上總是帶著笑容的美女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瑞士旅遊指南還在那個比我在瑞士多留兩天的新朋友、旅伴那兒,所以我遲遲無法開始寫遊記。那就繼續寫現況。

在因腳傷和出國中斷了兩個月之後,週一恢復了體適能瑜珈課,右腳掌仍不太能支撐;三天兩頭去針灸,實在很浪費時間,如果能單憑瑜珈就讓它復原該多好。帶小妹去試跳,跳完她也報名了;媽媽說,很好,這樣她就不會每天待在房間裡打電玩,把眼睛弄壞了。沒想到我無意間還做了個功德〈?〉。

昨晚開始自修德語,唸了一個小時,打開德文系畢業的阿水小姐推薦的這首德文歌沒有豬打電話給我重聽,比較親切了,不過它整首歌花腔似的R來R去,讓我瞠目結舌地擔心自己會不會練這個R音練到咬舌自盡。

後來不知在興奮什麼,凌晨一點多還睡不著,又沒人可以聊天,索性拿出連導讀都還沒讀完的「波多里諾」來讀,這次先略讀過唐諾的導讀,直接進入正文,居然很快就讀進去了。更神奇的是,裡面的德文詞句我都看得懂,簡直是High翻天了。沒有什麼比現學現賣更能鼓舞學習的了!

另外,在愛小斯留言版發現台北電影節本週末開演,很想去湊熱鬧,奇士勞斯基五個字有莫名的吸引力,非常想念他的雙面薇若妮卡;不過一來沒伴、二來交通不便〈那些場地我怎麼都好陌生〉,所以可能還是選擇放棄吧,總共也就兩個週末而已。

有好書、好片的人生,真是太幸福了。幸福到幾乎淹沒別人。

還有兩個項目在To Do List上面等待超越靜摩擦力的一刻,那是:雷射近視和學會游泳。光用想的,我就全身發軟,好可怕~如果先去挑副沒有度數的帥氣墨鏡,不知道會不會誘發成功。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必定還在度假的餘韻之中吧,或者,是夏日與生俱來的美好情調?

中國時報週四地方版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提到了週六的後龍西瓜節和陳昇演唱會,記者以一種偷渡客掩人耳目的低調,揭露這則振奮人心的消息,以至於我必須連上一個陳昇歌迷的網站,才不再擔心陳昇根本不會出現,或頂多唱兩首歌就走人,網站上很簡要地說了時間和地點,19:30~21:30,外埔漁港,看來是陳昇演唱會沒錯了;而不是在周六午後,當湊熱鬧的群眾大口地咬著西瓜,鮮紅汁液橫流的吃西瓜大賽之際,意思意思地露個臉。噢,對我們這種不追星、不跑演唱會的鄉下人來說,這真是值得連乾三杯生啤的大好消息。

確定不會撲空之後,姐妹三人就開著金色小車,興奮地馳上路燈處於省電模式中的漆黑西濱公路。車子已經在碼頭停好了,還聽不到音樂的巨響,真是啟人疑竇。直到我們走到了舞台的側面,看到舞台上自得其樂地輕鬆唱歌、與團員聊天的陳昇本人,才滿意地笑開來,同時自問為什麼沒帶數位相機而且發現這一切這麼低調的可能原因:場地不大,大概只能容下數百人吧。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06.05.28~06.10 瑞士阿爾卑斯山火車之旅照片,因為無名小站相簿容量限制(50MB),已經放到以下兩個新申請的帳號,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前往觀賞。至於遊記,有空的時候會慢慢寫,不過可能只是一些行旅途中的雜念,不是什麼景點介紹,請勿期待。;)

http://www.wretch.cc/album/bellecathy
&
http://www.wretch.cc/album/cathybelle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Will go to Jungfrau tomorrow, and was in Zermatt for Matterhorn in the past 2 days. After seeing so many beautiful places around Alps, I have a feeling that I am satisfied and won't miss Europe so much as before. I've seen the best part, in my opinion. (Of course it doesn't mean I won't come back to Europe again.) I like the nature very much more than the cities. I love the small village - 'Heidi's Village' for its quietness and extremely beautiful scenery, just like the images of that cartoon. I wish I can stay there forever, at least after my retirement.Greeting to you all, especially Bernhard in Germany! Where have you been in this Sunday early night?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