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人,是我的偶像。

May 擱淺在西非

推薦給大家。也許你不像我那麼欣賞她,畢竟個性鮮明的人總是比較難讓所有的人喜愛;但我保證,你會從她身上學到很多很多,你會突然發現,世界原來這麼寬廣,原來你可以為自己創造如此不同的人生。她的勇氣給我活力,她的存在讓我覺得少了很多寂寞。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很幸運地買到了來回的座位,北上車箱空蕩,在座位上安穩地繼續看張居正,同時聯絡上也住在汐止的、好久不見的F。F次日午餐有約,所以不跟我們去爬山,但要出來載我去宵夜。到了汐止車站,我左右張望遍尋不著他說的大同路指標,正問了人,就接到他來電「我在妳後面。」看到穿著背心短褲拖鞋,一副剛打完籃球樣子的他,我把電話掛了。他說「我就在車站大廳這裡等妳,妳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害我開始自卑:我有老那麼多嗎?」呵呵,很三八,自己明明約的是大同路邊。


為了跨上他新買的、後面還加了一個置物箱的野狼機車,我的髖關節差點又要扭到。繞去買了一截長西瓜後,不餓的我們前往他新買的小套房,好不容易來到汐止,怎能不去看看他住的地方呢?到了他家門口,打電話問小乖她住哪裡,結果竟然跟F在同一棟,超好笑的啦!


F的小套房大概只有六坪大,有一個小陽台,養了兩隻貓。才在他的床上坐下來,我就覺得住這裡一定很寂寞。F開了電視,和我聊天有時會被新聞的畫面給分心。我是不看新聞的,無法理解他在愛看個什麼勁兒。F在陽台晾完了衣服,就開始餵貓。折耳貓比較愛撒嬌、很黏人。嗅夠了我的鞋子,對我比較放心之後,甚至跳上床來,不敢碰任何動物的我,只好起身逃離,和椅上的F互換位置。F開始跟折耳貓玩,愛撫著貓的下巴,一人一貓極其恩愛。養貓的確是感情的好出口,他對女人如我,都沒那麼溫柔呢。


時近十二點,Judy打電話來說要睡覺了,於是我下樓。在小乖家客廳,和小乖、Judy、Freedom等小聊兩句,就進房睡覺了,第二天五點半就得起床呢。結果Judy跟Freedom都看完手上的小說了,我還沒入睡。睡的可是舒適的記憶床耶!我還納悶地跟Judy說:為什麼要叫記憶床啊?明明我一動,它就忘了我剛剛擺什麼姿勢啊,應該叫迎合床吧?


次日一早,睡眠不足地出了門,才走到公車站牌,就看到效率驚人的Freedom已經帶著昨晚幫我們登記好、一早她就先出門搜購好的早餐(煎包、飯團、豆漿)跟茶水、雨衣從7-11走過來。不確定公車何時來,所以搭了計程車到火車站。在二樓的月台上悠閒地吃著早餐等車時,Judy居然已經被曬到滿臉是汗,好嚇人。


電聯車一路從汐止擠到了瑞芳,再換搭平溪線從瑞芳擠到菁桐,滿車都是登山人種。我們站著聊天,聊到「聖稜線的星光」這部其實頗無聊又無美景的偶像級紀錄片以及Aigle的登山裝有多美又多貴我還買了一整套,誰叫墾趣的店員態度那麼差、聲音又那麼粗嘎。汐止登山社今天出動的人們,年齡層平均是50歲,其中一個歐吉桑說我穿得像要去逛街似的。嗯,不過就是一條古道而已嘛,當作散步就好了啊,是要穿多醜啊?後來才知道,那時可真是七月半鴨子,不知死活啊~~~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週五晚,洗晾好衣服跟自己,開車前往新竹,要去剛搬好家的JC新住所,和士弘、JC、Judy玩桌上遊戲。


高速公路上一路車多,好不容易新竹交流道到了,卻沒看到光復路出口,因為對混亂的公道五路不熟,一猶豫,就來不及了,只好開到竹北去。到了竹北,左竹北右芎林,哪道菜?前車在新竹也是明明要上公道五路卻又拐回高速公路,因此判斷他也是要去新竹的,那就跟著他走好了,芎林。結果,果然是錯的。從最外道,切切切到了最內道,在紅綠燈迴轉,好多條,選了最右邊那條。結果是個分道,分就分,反正分久必合嘛,條條大陸通羅馬。沒想到,竟然真的不合,這分道就這麼硬生生地前無去路,只好往右繞了好大一個Block,終於回到正途,順利地上了南下高速公路。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通常我會刻意避免重複說過的故事或笑話,症狀嚴重到一旦發現自己正在敘述的事情,以前對同一個人說過了或寫過了,就會立刻尷尬地打住;想寫段回憶,還得殫精竭慮先確定之前沒寫過。同時為了省下跟不同人重複說同一件事的精力,乾脆不講了,直接寫在這裡,然後天真地以為大家都會認真看。怎麼會有這麼辛苦的個性啊???如果我不是我,我真的會扁下去吧。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終於見到他們的時候,是在B1一下電扶梯的麵包店。夫妻倆正在挑麵包,嬰兒車中的小孩睡得很熟。挑著麵包的妻子口中還在咀嚼著不知什麼食物,相當大而化之的神態。打過招呼後,要找個地方坐,我順手推起嬰兒車說我來充當一日外勞,他倆都笑了。我點了海鮮墨魚麵,邊吃邊聊。前前男友去買飲料時,我和他老婆聊天。我不確定她是放鬆還是緊張,我看著她挖耳朵、摸下巴、摸鼻子。聊到他們去布拉格蜜月旅行,習於走路的她卻走到老公快要翻臉,呵,怎麼覺得老是聽到女生比男生擅長走路啊。聊到我在電子公司上班,是不是也跟她老公一樣唸電機的,我居然愣了好幾秒才回答說,不是,是唸生物和法文。我可真不擅長說謊,還得想半天先確定一下大學時的朋友是不是代表要唸同科系的。她說她英文不好,覺得語文好的人很厲害,我驚訝地說:數學好才厲害好不好!呵,她是高中數學老師耶,天哪,高二分組時,輔導老師還特地擔憂地問我:妳數學這麼差,確定要唸第三類組嗎?


前前男友回座後,我繼續慢慢地吃著墨魚麵,他老婆看著看著,突然說:手指好漂亮。我腦中轉著:前前男友沒跟她提過前女友的手指很好看之類的事吧?杯弓蛇影得嚴重。急忙胡亂謙虛一把:〔謝謝。我這人啊,全身上下就四肢末端能看。〕好假,我自己說完都覺得夠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週五晚上,心律不整併發興奮難靜,非常想出去野一野或者只是吃個宵夜,但是沒有適合的伴。心律不整,不知是因為下午在公司吃了三顆Airwaves好讓吃飽就想睡的自己在四點半的TOEIC模擬考保持清醒,還是因為考試帶來的緊張和考後的興奮所致。總分990分,考了個831分,差強人意,沒有拿個全公司第一為處爭光;不過google了一下,發現東元公司給750分以上的人一萬元獎金,雖然模擬不比正式,還是高興多了。想起一考完走回辦公室,正忘情地放聲跟某同事抱怨題目講解有錯,害我愣過了三題,而且黑白照片很不清楚,根本看不出影中人是在點餐還是結帳...等等,卻突然發現旁邊的工程師們一聽到我的成績全站起來看著我,一副見到鬼的樣子,就稍微能夠體會為什麼士弘那麼愛考證照了。


既然不能出去野,只好上網聊天。和聰明異國男聊到Martius引的那句香水電影中的台詞〔自由的秘密是勇氣,生命的秘密是愛情〕,說到我就是以這樣的態度活著,於是聊到何謂愛情。他認為愛情應該是你願意為對方而死,言下之意是哪能像我說得那麼隨便;我說所以要試愛,試到後來才知道能不能成為真愛。他說,在經過了與前女友那段悲劇之後(分手後他一直對她很內疚),他給自己定下了原則:只有決定要結婚時,才找女朋友;只有經過長久的相處,確定對方與自己有著同樣的價值觀,而且可以共組家庭時,他才會向對方表白。


聊到觀察對方,一向羞於問這種問題的我趁機問他對我的觀察和判斷。敏感的他這樣回答:〔嗯...但妳為什麼想知道?想像一個溫和保守的台灣中學老師,他的判斷應該會和我的相似。〕這樣說我就全都瞭了。不過我倒是從沒想過一個保守的中學老師對我的看法會是如何。一個煙視媚行的蕩婦嗎?呵,我的形象經營得可真成功啊XD。


聊到一種無語問蒼天的境界,小三正好及時出現。小三不愧是小三,聽到這種戀愛方式,馬上抓到重點,回說如果是她,會這樣嗆回去:〔你把它當成一種儀式嗎?愛情是你樂意去控制的東西嗎?只要你愛了,你就享受那盲目和痛苦,伴隨著其他一切。〕〔Shit... 你幹嘛委屈自己。〕最後這句真是窩心。北鼻,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委屈自己啊,我只是憑著我花痴的本性活下去而已,呵呵,誰叫老天讓我Born to Love,卻又把Lover藏起來。但是我現在有個好方法!


我必須有一個精神寄託,在愛情上。於是我設定一個飄邈的、介於過去與未來的、彼此動心的人物,做為投射的對象,而且是一個有著真實可能性的。有這麼一個難以打敗的人物作為對照,我為求愛情無意識妥協一切的症頭,應該就會好很多,才對XD。當然,如果有朋友在旁邊罵我Shit,那就更有效了XD。


週六,大概是興奮未退,一大早就醒來。上過網,到對面麥味登吃早餐,一個培根蛋三明治配純喫茶檸檬紅茶,就讓我撐得很想走路去紐約。盤算著周末要怎麼過,這問題太難。原本想去豐原找Joyce,她卻剛好要跟朋友去淡水。不想北上,又不能太遠,腦筋只好動到彰化的前前男友身上。我都還沒見過他據說個性跟我很像的老婆和可愛的女兒,他本人我也四、五年沒見了,每次都陰錯陽差地見不到,索性就由我專程殺下去吧。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謝謝你打電話來,並且對於自閉到兩個禮拜後才回電的我沒有一絲責怪的意思。

雖然你人在公車上,我們用的是手機,通常這種情況是沒有辦法好好定下來聊天的,但你仍然給了我溫暖的四十分鐘。你誠懇地娓娓道來婚後對人生的新體會,字裡行間毫不吝惜表達份際之內對紅粉知己的珍視,對日後再次暢談的邀請。這些,使我想起認識你有多麼幸運。

如果沒有與你的對話作為對照,我恐怕不會發現其他的對話有多麼疏離,甚至沒有意識到其中的某些已經不動聲色地斲傷了我。不僅是對象對我的態度,我自己也不擅於導引出這樣的氛圍。我說出口的語言和真正的想法之間,經常有著溫差,而且有著很小的比熱,迅速隨著對象的溫度而變化。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週六是個值得一記的好日子。說起來,這一切都得感謝爆腦級德式桌上益智遊戲「凱呂斯」。若不是這個複雜遊戲在兩週前,於北投士弘二哥家盛大舉行的牌聚中,把士弘跟JC的魂魄雙雙攝去,導致他倆渾然忘了我好不容易邀請到的、不輕易露面的愛小斯之存在,活生生葬送了勾引愛小斯進入J30 TGG(Just 30 Club-Table Game Group;中文叫做是「年方三十俱樂部-踢雞雞支部)的大好機會,以至於我們必須再次北上特地為愛小斯舉行一場牌聚,而與我同為「山水派」的愛小斯提議了這個絕佳的地點;憑我一人之力,怎麼可能把士弘拉出他那24小時冷氣開放的Sweet Home,大老遠地開車到充滿陽光、海風伴隨著高溫和高消費的三芝海灘呢?


這次的聚會讓我非常期待,除了只要有海風(山風也可以)可以兜、有太陽可以曬就可以讓我滿足地笑出來的無腦理由之外,同行的人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但有愛小斯的加入,居然還不小心賺到愛小斯的「女伴」!低調低到馬里亞納海溝去的愛小斯居然主動攜伴耶!唉,士弘多麼希望他是個Gay啊~啊,chibi不要誤會,士弘只是希望這個難得近乎完美的文藝青年剛好是個Gay,可以讓他滿足一下對另一族群的好奇心罷了,士弘最愛的當然是妳囉~(不過次愛的是不是JC,這就得問問當事人了。XD)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雖然盧森(Luzern)的行程還沒講完,但管它的,時序其實不重要,尤其是在我這麼寫寫停停的情況下;就像回頭看自己過往的文字,經常被自己某些認真的表情給笑翻一樣;當自己覺得自己沒達到自己的要求時,其實很多時候旁人根本毫無所覺,弄不清我在疙瘩什麼。我不知道懶散的我原來有著那麼多的偏執,譬如文字潔癖以及邏輯潔癖。


毀了,我又把第一段搞成那樣,跟底下要描述的場景完全不搭,啊~~我累了。


不管,今天一定要寫出那個場景!

 

*川劇變臉*


下榻盧森的次日清晨,我坐在餐廳靠窗的位置,一邊享用飯店豐盛的早餐,一邊望向濕漉漉的街道。街角有家咖啡館,亮著幾盞暈黃燈光,穿著時尚的男女上班族悠閒地啜飲咖啡聊著天;甚至有一名年輕女子,率性地抬起一條腿跨坐在寬闊的木板窗台上翻讀早報。我的週末都不見得這麼悠閒呢,我簡直想衝進那家咖啡館去瞧個究竟。


用過早餐後,我和室友(隨團輔導員)決定前往陳多明在「忘了配音的故事書」中推薦的、遊客較少的Luzern後花園---Mt. Rigi。懷著對幽靜山野的嚮往到了火車站,先到旅客服務中心詢問如何前往,結果好心的櫃檯小姐強烈建議我們不要上山,並把山上的即時畫面轉給我們看:「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戶外咖啡座的桌面是一層積雪,雪狂霧濃,半個人影都沒有。我們只好另覓探險目標。


室友想去蘇黎世踏訪一些美術館、博物館,我則被陽光召喚,決定前往南部義語區的Lugano(盧加諾)。由於沒有先訂位,前往Lugano的冰河景觀列車已經客滿(註),讓我極為扼脕,甚至想要試試看沒訂位上車會怎樣,大不了用站的不行嗎?可惜人生地不熟的,怕貿然行事,萬一半路被趕下車或是巨額罰款,就不怎麼愉快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