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這樣上班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07 Wed 2008 23:33
  • 爽!

笑點很高、標準也很高的龜毛我,今天竟然在電腦前爽到笑出聲來。這一切,都是菲律賓人的功勞啊~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天很忙,今天閒得很無聊,因為前兩天不斷寫長信緊接著頻頻打電話來講很久的緊迫盯人(菲律賓)客戶去辦台灣簽證了。這位約29歲,長得像黑人,但輪廓還不賴的外包管理部工程師,是在我轉調產品工程師接這家客戶之後數月才轉調外包管理部的。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近半年來,和我最親近的人以及我自己,尤其是我自己,謝謝,辛苦了,我終於破繭而出了。

在因工作所致的這段低潮期間,主要是在書裡,同時也在平時的部落格閒逛裡尋求人生的解答。呵,在這邊,過來人要提醒來日可能陷入同樣困境而逛到這裡的朋友一件事:如果你對離職後的人生茫然、不知以何為業,那麼千萬不要流連那些輕描淡寫地卻掩不住鋒芒、十八般武藝樣樣皆能自學現賣的偽平凡人的網站。那真的很可怕,會將你業已稀薄的自信吸得一絲不剩。當你嗅到一滴滴工作狂或者偏執狂的氣息時,更是要視窗一關二話不說立即離去,否則你會更加打擊自己,覺得世上再無活路:想不出要找什麼樣的工作,又想不出不上班要怎麼賺錢,更想不出誰能無怨無尤充滿法喜地供養妳,當真是眼前一黑,全無去路。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奄奄一息了許久,至今依然展不開眉頭。已經確定過完年就離職,對於離職後的人生卻無論如何想像、如何閱讀、如何苦思仍舊缺乏線索,最慘的是對自己幾無信心、對生命無從熱情;沒有夢想的人生是什麼?要如何讓自己活過來,這對我來說是個極大的難題,我還在努力地尋求答案。

昨天,在公司,我突然"醒"過來,到現在還醒著。事情是這樣的。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實在不想一直抱怨公司裡的事... 可是人客啊,你有聽說過,在公司寄非公務郵件(FW:竹南崎頂海水浴場啤酒音樂節就在7/21、7/22。信件大小1MB,群組寄出後大小變成83.7MB),被 IT 抓到,就必須要寫 ICAR(形同悔過書)的嗎???在測試我忍耐的極限嗎?沒看過這麼不愛惜人才的公司耶,輸了。是的,我所指的人才就是我本人。 歡迎提供工作機會,或者好男人。 真的很想罵髒話!(其實剛剛在回家的車上已經罵過了) 這麼官僚的悔過書我要是寫得出來,我就不是我了。老娘這輩子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我想關於年底升課長的候選邀請,我就直接棄權了吧,如果當主管意味著更多的忍耐的話。


追加剛剛跟同事進行的MSN對話。

PS:第一句他說"最近上班真是無力",指的應該是敝公司上週五開始用 WebSense 軟體鎖網頁,所以大部分的網站都不能看了,MSN跟Skype更不用說,本來就是禁止的。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尚無法預測正式接產品工程師之後,可以維持多久地工作愉快,這條新線段可以拉得多長然後不支。不過無論如何,在終於跳離了歷經五個老闆、歷時七年半的秘書職務後,每天在唸著電子學、偶爾與客戶聯絡之外的大片大片時間空隙中,幫主管翻譯專利Paper、翻譯作業指導書,甚至幫部門主管開英文課,做著這種種簡直就像大學或中學時做的事情,都讓我覺得宛如被壓在泳池底一個世紀之後,終於得以衝上水面大口呼吸一樣幸福淋漓。


光是不用再在每早九點半走進會議室,參與那日復一日冗長無效、結案又開案、議題循環反覆、徒增主管推諉能力的會議,還得正正經經、確確實實、毫無異議地做會議記錄,就讓我暢快感動地幾乎狂笑出聲;更別提搬離了二樓,再也看不到某個寬厚待己、暴戾律人、公器私用、粗魯無文、流氓都不齒的沒品長官,是多麼讓人快活的一件事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今天一早就收到Philips@Zurich一位客戶的來信,謝謝我們在他們來訪時的招待。我先是回信歡迎他們再度來台灣,過了幾個小時,才突然想到[咦,我才在想如果有瑞士的朋友可以提供一些旅遊諮詢該多好,怎麼忘了我真的認識過瑞士來的友人?]於是二話不說,馬上寫了第二封信,告訴他我今年的旅行已經從德國改成去瑞士阿爾卑斯山的消息。純粹只是表達興奮之情,並不期待什麼有意義的回答。沒想到,竟然很快就收到他的回信,說很高興知道這個消息,如果我有在蘇黎世停留,可以和他們一起吃頓午餐,他們還可以當嚮導,做一趟短短的蘇黎世之旅。

說起他們來訪的那一次午餐啊,還真是有點搞笑。。。

大概是上個月的事吧,那個中午艷陽高照,而剛從冷氣房出來的我還穿著羽絨長外套。=_= 自從脫離業務身分來到這家公司之後,已經很少陪客戶應酬了,只偶爾在心情好的時候,被徵召去充場面,喝幾杯酒、陪幾個笑,他們老是重複著我在KTV時用碗喝酒的傳奇,用來唬客人;其實我只是找不到杯子罷了。而他們要去續攤時,我常會說我也要去見識見識,然後我老闆就會說[那我們就可以少叫一檯了];怪了,難道酒店沒有男公關嗎?

這一天,幾乎是本處公關的副處長在近午時正好經過我的位置,問候完畢,他說到中午要陪新客戶Philips吃飯,裡面有兩個歐洲人,其中一個是法國人,問我要不要去練練法文。我一方面想睡覺不想吃,一方面也覺得平常用中文都沒話題可供應酬了、要用破爛的法文去應酬未免太僵,於是便拒絕了他的好意。但是心裡仍暗自躊躇著。

十二點出頭,我還坐在位置上網,沒有去黑暗的小會議室午睡。電話響了。副處長說,要一起去吃飯的一位副理汽車鑰匙沒帶在身上,要我看看還有沒有人要下樓,託人拿鑰匙下去。這麼有效率的公司,要去吃飯的人當然早就走光囉~所以,正好幫優柔寡斷的我做了決定,我立刻拿了鑰匙就衝下去。

客戶參觀完產線出來之後,和我們一行人站在大廳前大太陽底下等人開車過來。趁這個空檔,我拿出名片開始自我介紹。跟三個東方人換完之後(其中一個是台灣人,我還跟他講英文=_=),對著第一位西方人,我說:"Monsieur?"(法文的Mr.),結果對方一臉疑惑;於是我又轉向第二位西方人說同樣的話,他同樣一臉迷惘。怪了,我的法文不會爛到連先生都發不準吧?於是我改用英文說明:[抱歉,我聽說兩位有一位是法國人,但不知道是哪一位?]他倆一致搖頭,說他們是瑞士德語區來的,法文連聽都聽不懂。呃,這下尷尬了。這位副處長平常就有點[不拘小節],看來這次又把人家的國別亂湊一通了。好吧,我只好爽朗地笑笑講些有的沒的來度過這段小尷尬,只差沒烙出唯二會講的德文短句:Guten Tag跟Danke。他們都穿著短袖,看著我熱到受不了而脫下羽絨長外套,讓我覺得自己很白痴。

到了公司附近的餐廳吃合菜,我坐在這位寫信來的蘇黎世人旁邊,從點菜開始我就講了好多話。我好像要嘛就不講話像個自閉兒,要嘛啟動了就變成另一個熱情活潑的人,衝來衝去像勁量電池,直到沒電,不過續航力一向不太夠,所以常常約會約到想睡覺。但是如果遇到不喜歡的人,我根本不想勉強自己跟他多說一句話,而且旁邊的人都看得出來,所以不適合當業務。這頓午餐吃得很愉快。除了副處長所講的許多有意義的閒聊和沒意義的場面廢話之外,我還跟旁邊這位聊到了我去過的歐洲國家,以及今年要去的國家。好像都是他提到才會聊起來,我不太會主動找話題,尤其是關於自己的;但是要問對方的事,又怕問得太私人,侵犯了西方人的隱私尺度,譬如說已婚未婚到底能不能問,我始終不太確定;至於公事嘛,我是一點都不想聊,多無趣啊~(以前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同公司的,只想跟我聊公司的事,真想把他講的話直接寄給董事長算了,那麼憂國憂民的偉大主管啊,卻遇上下班後就不想講公事的我~=_=)跟公司主管吃飯的話,就難免只能聊公事,或者講一些套用產業術語的笑話,敷衍得我累死了。

很愉快地吃到了快兩點,我們滿足地,噢不,其實我還沒有吃飽,但是我千暗示萬暗示,副處長還是不追加點菜。XD 總之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上車準備回公司了。車行途中,開車的副處長照例又向外國友人介紹台灣奇觀:檳榔西施。雖然覺得這對國家形象可能有損,不可否認地,這仍是屢試不爽能讓外國人眼睛一亮的有趣話題。這位四十歲左右、加拿大移民瑞士、身材高大的仁兄,果然非常有興趣,急忙轉頭要看,可惜檳榔攤已經過了。我打趣地說[我們可以U-turn啊~],副處長想了一下,來不及迴轉,而且真的迴轉好像也有點誇張;但又不忍心掃客人的興,於是副處長過公司門而不入,直直駛向交流道旁最密集的檳榔攤集散地,同時打手機告訴另一車的人我們的狀況,要他們在大廳等我們一下。

過了交流道再迴轉,檳榔西施們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我和副處長也七嘴八舌地輪流介紹檳榔西施文化,並回答好學客人的諸多問題。這位客人的興奮程度,讓我不禁懷疑他究竟是純粹好奇這新鮮物事而興致勃勃,還是聯想力過度豐富伴隨著躍躍欲試。他的眼神讓我覺得他不是乖乖牌的工程師,不過這個還需要驗證。

回到公司大廳之後,這位客戶故意笑得很賊地跟他的同事說:[不要問我們剛剛去哪裡,我不會說的。]我也配合演出地告訴他:[放心,我會替你保密的。]然後我們笑著揮手別過,他一邊用聽起來很有誠意的語氣道謝,我一邊穿上羽絨外套,走回我的辦公室,結束了任務。我一邊走一邊在想:我在客戶面前又是脫外套又是穿外套的,會不會太放鬆了一點啊?

嗯,就是這樣一個愉快的午休時光、陽光回憶,才讓我願意跟他提起我要去瑞士旅行的事。沒想到一個因為誤會而去的餐敘,竟然會跟我後來要去的地方有關聯,真是讓人驚喜的意外。多認識新朋友果然還是有好處的啊~(孤僻貝樂心之俳句)


PS. 副處長之不拘小節其中一例,請見:落落長的拙文[看看Hand Carry可以搞得多複雜。]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自助旅行的意義是,在擺脫慣性、不斷應變和允許失誤的同時,得到一種冒險的刺激感和放大的寬容度,進而活化生命和放過自己;那麼此行三天兩夜的「Hand Carry到曼谷」之旅,可說是完全展現了自助旅行的精髓。

為配合製程時間,此次的Hand Carry共分兩個梯次:兩個男生得在清晨六點就從公司出發,以搭乘早上九點整的泰航,於11:40AM抵達曼谷機場交貨;我和J兩個女生則是十點從公司出發,預計搭乘13:10AM的華航,於15:50AM抵達曼谷。

當天早上十點之前,仍在辦公室迅速而匆忙地繼續未完成的行前準備以及日常工作。助理轉達,副處長〈先鋒部隊的兩男之一〉從機場打回來叮嚀,要在紙箱上加貼「小心輕放」貼紙;結果產線沒有這種貼紙,於是立刻用WORD打字請他們貼上,但忘了打英文版,還是我老闆不小心發現的〈到底誰是秘書啊?-_-|||〉。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其實最近有點想離職耶。。。」眼前從兩點餓到四點半才有時間拿零食充飢的小美女,一邊把卡迪那洋芋片往嘴裡送,一邊用嬌嫩的聲音輕輕柔柔地吐出這句話。我一邊陪她品嚐新口味的管狀洋芋片,一邊瞪大了眼睛,完完全全被我們的新秘書嚇到了。

坐我隔壁的她是不是完全聽到了我經常在電話中以不夠低的音量,向友人表達工作太累想離職去流浪的念頭?

我問:「是生管的部分太累,還是秘書的部分?」
她答:「兩邊加起來吧。每次趕出貨文件的時候,如果電話進來,就覺得很煩,忙不過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看來腦袋還是不太靈活。

從秘書轉到生管,新工作把一向效率超高的我累得不成人形。甚至在昨天特地請了一天假去休養身心。先說「身」吧,前天一整天沒有一刻歇息地趕東西,趕到我終於可以喘一口氣的時候,才發現肩膀和脖子已經不只是僵硬,是已經扭到了。再說到「心」,交接已經一個月了,而我卻還沒接起來,讓我懷疑自己的能力;而因為系統不夠自動化,導致許多的報表加工動作,以及由此而生的每週六配合出貨的不得不加班,都讓重視生活品質的我不能接受,卻又不能在已經加班加成習慣的原生管課長(以及所有認命的生管們)面前過於明白地抗議,我只能撐下去,看是系統先改善,還是我先陣亡。

然而,我從來就不是一個輕易認命的人。我不是一個刻苦耐勞的人。「刻苦耐勞、逆來順受」,在我眼裡,從來就不是美德,除非你很清楚你這樣做對達到你的目標有幫助。所以,重點是,你的目標是什麼。而我目前並沒有需要刻苦耐勞才能達到的目標。於是,在交接了一個月之後的昨晚,我想著,「目前只有撐下去了,撐到不能再撐,就走人。」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近午收到上週五離職的前老闆來信,因為我昨天還在向他要他在現任公司的e-mail add.。

第一句話這麼寫著:“It's very comfortable to work with you for past years.”

他一定不知道,我看到這句話會有多高興。因為我的人生簡直就是自然而然地以comfortable為最高指導原則的呀!雖然他感到的comfortable只是職場上的我,而非任性縱情的我,還是相當讓人欣慰。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週五下午,信發出沒多久,我剛好因事走進幾個部級以上主管泡茶談事兼聊天的場合,我徵求同意後便坐了下來,欲言又止地,大家看著我。

我微笑地說:「我只是想問一件事:對於總務這個官僚單位,如果抱怨的聲音傳到他們處長耳中,會不會有幫助?還是一樣地官僚?」

一位講話很快的部主管加了手勢斬釘截鐵地說:「會!絕對會!要是讓他們處長知道了,底下就挫咧蛋(抖著等)吶。他們處長是有名的急性子。前幾天我們副處長半夜兩點打電話去給正在大陸出差的他,他馬上就打回來問底下的人。底下的人嚇得第二天上班一大早就跑過來處理。他們都怕他怕得要死。」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名詞解釋:子母車位者,為求節省空間,將車位設計成兩個位置互為前後,內側的車子停妥後,若要出來,外側的車子得先移開。於是,要使用同一組子母車位的人,最好是上下班時間差不多,或者很容易互相聯繫的熟人。公司車位嚴重不足,因此除了獨立車位是先到先搶外,分配給每處數組子母車位。各處之子母車位若使用率不夠高,經常空著不停的話,總務便會將子母車位收回幾組。

=======================================================

Dear 總務,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經過兩三天的垂死掙扎之後,我辦公室的電腦終於刷白著一張臉對我,點什麼當什麼。
 
它昨天很可愛;我用彩色噴墨印會議記錄時,它印得殘缺不全;為了驗證是否為印表機的問題,我立即又用雷射那台印一次,結果是另一種殘缺不全,卻很神奇地幾乎互補;把兩張紙排在一起看,就好像是填充題的題目卷答案卷,害我樂得逢人就現寶。
 
現在終於換了一台新電腦了,又要慢慢補齊所有的設定﹙Outlook 超爛,設定都不能帶著跑,每次重灌都要重設。輸入法設定也是。﹚和找不同的負責人幫我重灌各種軟體﹙Oracle 請購單系統、報價系統、黑店工研院物流系統...﹚,為什麼不能更有效率一點呢?打電話跟MIS課長小小抱怨,他說「因為...,所以...。妳要的話,我派一個人過去幫妳裝好全部的系統。」我說「那不是給我特權?我不要特權。」但是我現在有點後悔了。碼的,真是兩難。到底要節省時間,還是堅持正義?咦,好像跟正義沒什麼關係齁?好吧,我又自作多情了... :Q
 
雖然「我的最愛」又漏了一些,幸好信件和檔案們應該都安然無恙,呼~。不過只要想起我在各台電腦和各網站的備份動作,三天捕魚兩「年」曬網、抓東漏西地,就感到即將失去什麼重要東西似的渾身不舒服。有沒有人要研發好用又保證完整的備份小軟體啊?

對了,因為KKMan隨舊電腦而去,索性換裝近日風評不錯的FireFox瀏覽器;結果,還沒發現它的優點,就發現用它來看這個Blog會凌亂醜陋。真是的...
 
嗯,該睡了。明天還要為了新老闆要的萬用筆記去跟系統資料庫們奮戰呢!衝啊!一定要睡飽啊~~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的週會宣佈了我的新老闆人選,承蒙上天眷顧,真的是副座直接接掌。

1969年次已婚有子的他,跟我一樣是天秤座,隨和搞笑好相處,但罵起人來也是聲勢浩大(這個「也」字是相對於我。有次我罵總務一個不可理喻的屢犯豬頭,整個辦公區竟不約而同肅靜聆聽,不在場的事後亦向我表達因未能躬逢其盛而產生的萬分遺憾,當然那時我老闆不在)。他雖升任副座不久,但代理我老闆到處救火、挑糞的歷史也不短了。然昨天週會上級一宣佈,他隨即苦著臉轉頭跟我說悄悄話「是誰答應他們要接來著?」。

底下的主要幹部那麼弱,要接起這樣一個承載了600人的重擔,壓力不可謂不大。剛剛還看到他坐在位置上,望著e-mail連連搖頭,看到我來,還搞笑地對我說「搖頭丸」。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說,他做到月底就離職,不知道我的下一個老闆是誰。


(如果是副座直接升上來,那我的日子應該會比現在更好過吧。祈禱中。。。)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