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無論經歷什麼樣的事,我都能隨遇而安地將之視為生命經驗值的累積。甚至是被騙,被傷害,做了種種蠢事,都能在事後甚至帶點自豪地將事件歸檔收藏,變成自己的故事甚或傳奇。就像某位作家所說的,疤痕是一種紀念,在你每次瞥見它、注視它時,喚醒沉睡已久的回憶。

用這種觀點看自己身上真正的、肉體的疤痕時,就不那麼介意了,也不會想著要是沒有疤痕該是多麼完美的手(腳...等等)。

右手食指上的小疤,是國小時和玩伴玩旋轉儀時,失去蓋子的中央軸心柱內有泥沙淤積,導致推不動、旋轉不起來,因此我用食指將沙挖出,而同伴沒注意,又重新推動旋轉儀,所以將我的右食指卡住了。此刻望著傷疤,完全想不起有多痛,有沒有流血,當時的玩伴是誰。

左手腕上靠近外側的地方,有個淺褐色的小圖騰,讓我不會忘記用來萃取DNA的溶劑中的酚之腐蝕性有多強,也警告著我的笨手笨腳如果繼續走生物相關的研究路線會帶給自己甚至同事多大的生命危險。XD

可是,時光走到了現在。終於發生了一件我雖然還是可以視為人生特殊體驗,但卻不可告人的事件。危險的是,從來不曾有過真正的秘密的我,非常難以適應這種情況,還是一天到晚想對人和盤托出。我怕再這樣壓抑下去,會不會有一天我對每一個人都說了。

人生哪,果然是有無窮無盡的層次啊。我苦笑著。

無論如何,因此,我會有些改變。我希望這樣的改變帶來的是燦爛的結果,畢竟,我早就該這麼做了。

無論如何,唉。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ffe
  • Hi,我從書櫃連過來看到妳的文字,剛只看了這一篇。有空再回來看.覺得妳的文字很吸引。
  • Hi Jaffe,

    謝謝妳的來訪與讚賞,真高興!
    妳的編織作品一不小心就引起了我的興趣,讓我忘了我是家政兼美勞白痴,居然心想也許冬天的時候來玩玩這個也不錯,像塔莎老奶奶那樣,很有味道。好像很簡單似的,呵~
    知道妳正和一雙女兒住在墨爾本,也就是我妹妹正在留學的城市,去年十一月我才去玩了近十天,舒服的城市。
    再敘:)

    mabelle 於 2008/04/29 0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