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遇見這麼可愛的男生了,不得不記上一筆。


場景:三芝淺水灣Villa Sugar沙灘咖啡館樹蔭下的一桌
天氣:紫外線強度破錶,簡直可以穿透頭巾深入皮膚
人物:一位有臉蛋有身材有大腦的陽光青年,一對個性完全互補的年輕夫妻,一對個性很中性的姊妹
時間:5月2日週六午後約莫一點
狀態:一行人馬在早上六點半從六張犁騎單車出發,由大稻埕進入河濱單車道,在紅樹林轉出至陽金公路,歷經數不盡的上下坡,終於在烤成人乾前抵達三芝淺水灣吃午餐,據說目的地是金山。
情節:陽光青年是台北人,帶著鄉下來的四位劉姥姥遊台北大觀園。點餐時,此桌只有陽光青年點了套餐,其餘四位都單點主菜。

三芝淺水灣Villa Sugar望海

中性姊妹中的妹妹對陽光青年說:你飲料居然點熱茶?明明就快熱死了。
中性姊妹中的姊姊對陽光青年說:捨魔?!你點熱飲?你還好嗎?是想逼出體內的什麼東西嗎?
陽光青年微笑而靦腆地支吾其詞並且沒有改點冰飲。

主菜都上來之後,好管閒事的姊姊又對陽光青年說:你確定你不要改點冰的嗎?現在改應該還來得及喔,反正是餐後才上飲料。
陽光青年終於笑著去改點成冰飲,回來後對著姊姊說:是因為想說點熱茶才可以大家一起喝,所以。。。
一天到晚跟陽光青年互相吐槽求進步的妹妹頑皮地笑說:可是我們根本不想跟你一起喝熱茶耶。XD


此外,前一天,這位陽光青年為我們安排了他位在六張犁的阿姨家借宿一宿。當天他帶著眾人從台北車站騎到六張犁,帶我們吃了永康牛肉麵,逛了大安森林公園,在露天舞台,剛好遇上佛誕節的佛教音樂演唱會,在涼風中聆聽大悲咒,有飛昇的感覺。:D

享受了夏夜的大安區漫步之後,他陪我們回到六張犁的阿姨家邊吃宵夜邊閒聊,到將近十一點才出發騎單車回永和。一點入睡,五點就起床,以便在六點到六張犁接我到他家,借騎他弟弟的腳踏車。原本,我是要租車的,因為我的腳踏車給妹妹騎了;但陽光青年回到家後,幫我想到了他弟弟的車可以借我騎。於是他就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奔波於六張犁和永和之間。


最後,從三芝返回台北車站途中,在紅樹林捷運站要上腳踏車時,發生了一段插曲。我們遇上了一個永遠都在歇斯底里的服務台人員,陽光青年在進站後說:「我好想罵人喔!我可以罵人嗎?」我的天哪,怎麼有人脾氣那麼好啊?我都已經跟那位服務台人員頂嘴了兩句了,要不是因為趕時間,我會火力全開地罵開來;而這位陽光青年居然在過了那麼久之後,才在問他可以罵人嗎?我告訴他我已經把名字記下來要回去申訴了。而回到家後疲累的我,已經連申訴的力氣跟動力都消失了,這位陽光青年居然劍及履及地打來問名字,並且已經將事件始末貼上網路的腳踏車討論區,然後我在MSN上遇到他時,他已經在寫申訴函給台北捷運了。


這個男生的為人處世方式,帶給我許多省思。很高興透過妹妹認識這位剛到公司半年多的同事。


PS1. Villa Sugar的海鮮酸辣義大利麵很好吃,大太陽底下我還吃光光喔。

Villa Sugar的海鮮酸辣義大利麵

PS2. 為何我之前明明去過淺水灣三次了,第四次聽到淺水灣時,還是跟第三次時一樣,以為這是一個陌生的所在呢?or2...
PS3. 永康牛肉麵雖然價格高至小碗就要160NTD,但牛肉真的很夠份量(大約夠我吃三頓)而且極嫩,湯頭很棒,麵條很入味,推薦給喜歡吃重口味紅燒牛肉麵的人。
PS4. 附上紅樹林站事件始末:
#######################################################
那天我們一行六人,剛進行完大稻埕到三芝的烤人乾之旅,回程抵達紅樹林站時,將近下午四點。正在歇喘時,一位看起來很嫩的捷運工作人員看到我們牽著腳踏車,就要我們趕緊去搭車,因為"四點到七點之間,不准上腳踏車"。

一看手錶,不就正好四點?!一行人趕緊衝向售票處。唯一的台北人"陽光青年"在服務台幫我們六人六車買票。

陽光青年對著服務台先生說:" 我要買六張連車帶人的票...... " 服務台先生用高八度的聲音問:"到哪裡?" 陽光青年回答:"兩張到公館,......" 服務台先生嘶吼:"告訴我你要到哪一站就好了!"我們都以為這是服務台先生有應變能力,知道既然是走人工收票門,而且人加車的票價無論到哪站都統一是80元,那就都買同一站的票也無妨。結果陽光青年說了"公館"就以為完成了,匆匆地牽車進站。

沒想到,這時服務台先生又對著第二個人大吼:"到哪裡?" 我們全都愣住了,我問說:"不是買好六張票了嗎?" 並且把陽光青年喊回來。陽光青年也莫名奇妙,但還是趕緊幫著買第二張票。服務台先生再次狂吼:"到哪裡??" 第二個人回答:"台北車站" 服務台先生大叫:"台北車站不准腳踏車進出" "那哪些站可以?" 服務台先生像被不肖子氣得心臟病發似地,手指發抖地指著我剛剛主動跟那位手上拿著宣導簡章卻不發的站務人員要來的綠色簡章說:"自己看!"正當陽光青年專心迅速地在看時,服務台先生又歇斯底里到簡直要破窗而出地大叫:"到、哪、裡???"

第二個人幫他老婆一起買,於是回答:"一張雙連,一張公館"。 服務台先生把票和找的錢放在盤子上遞給第二個人,第二個人順手拿起盤子給老婆取票和錢,此時服務台先生幾乎爆血管地大叫:"盤、子、還、給、我!"其間,服務台先生還問了第二個人一個很蠢的問題:"你是第一次搭捷運嗎?"我不懂,這個問題對於加速事情的進行有幫助嗎?還是服務台先生"百忙之中",大吼大叫地發洩在乘客身上還不夠,還要對乘客羞辱一番才能出氣?

當時,因為怕被"四點到七點間不准上腳踏車"的規定拒絕我們上車(那已經快虛脫的我們可能會坐在捷運門口哭吧。。。),於是沒有當場跟這位林敬明先生理論,但我在服務台前門跟後門上分別看了這位先生的照片跟名字兩眼,打算給他一個教訓,所以名字應該沒有記錯才是。這位先生在對著乘客大吼大叫時,旁邊的站務人員們(至少三人)居然只是默默地旁觀,我不知道這位先生是不是有什麼背景,以至於沒有人想/敢去教育他。
#######################################################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okNsee
  • 梅與玫﹐烘乾過的信紙邊帶點懷舊氣息。
    romantic yet vigilant.
  •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突然腦中響起了一首歌,就藉機在這裡唱一下好了。XD

    風吹著我像流雲一般 孤單的我也只好去流浪
    帶著我心愛的吉他 和一朵黃色的野菊花

    我要到那很遠的地方 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我要走那很遠的路程 尋回我往日的夢

    我裝扮成不再喜歡你 這樣的我也只好去流浪
    帶一份真摯的愛情 和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mabelle 於 2009/05/13 23: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