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9/23 我在土耳其半自助旅行十二天。回來上班後,跟菲勞聊到土耳其之旅,他睜大眼睛像在看一個把頭伸進鱷魚口中的人說:「那裡不是都是穆斯林嗎?妳怎麼敢去?」

呵呵,先不提我是看到旅行社在行前說明會發的土耳其簡介才知道土耳其九成以上人口是穆斯林,我根本不覺得穆斯林有多危險啊。真的就像去年去探過路的領隊說的,土耳其人非常地友善,比在洋人眼中極其友善的台灣人還要友善且熱情。除了伊斯坦堡這第一大城的都市人比較世故之外,其他我去到的地點(多半是鄉下),人民都一臉純良,眼神透著天真甚至是無辜;看到東方臉孔,他們多半是興奮到眼睛發亮,甚至在不同的地點都有人高興到把我當成景點拉去跟他們合照,使我榮幸到眼神發光。

在伊斯坦堡的一座小丘上的公園,週末午後,人們極其悠哉地和好友或家人三三兩兩坐在綠蔭下蜿蜒的長廊石椅上曬太陽,一個小弟端著一壺熱紅茶和一串塑膠小杯、攪拌棒在廊中穿梭叫賣,生意好得不得了。土耳其人很喜歡喝熱紅茶,他們的紅茶茶葉是用蒸的,喝來風味獨具。就像台灣人在夏夜會在路邊的矮桌旁聚會喝啤酒配熱炒一樣,土耳其人是一桌又一桌的男人坐在路邊的矮桌旁喝紅茶閒嗑牙,而女人都待在家裡。

那個暖洋洋的週末午後,獨自閒步上小丘的我,一走進長廊就發現有對眼神沒有在應移開的時候移開我身。走進長廊轉了個彎,在那對眼神看不見的地方,落坐。先後看著各個小家庭的小朋友各自和家長相處、撒嬌的情景,欣賞著與我相隔一根柱子、包著頭巾的美麗青少女的言行,覺得很舒服,很享受這樣靜靜的、暖暖的、充滿異國情調的時光。在我眼神變得慵懶之際,那對眼神的主人移坐到我斜對方,一隻貓跳到我左邊的一排空位上,四肢朝上伸展著曬肚子;幾分鐘前各自扛著一台輕型攝影機似乎在拍攝廊上攀沿植物的三名男子,幾乎將攝影機貼上貓身,開心地與貓邊玩邊拍特寫,貓很享受身為名模的滋味,我微笑地凝視著貓。

休息夠了,我起身打算將前一晚為了配合看旋轉舞表演的時間而僅僅倉促逛過的街再逛一次,一踏出長廊站在廣場上游目四望,身前就出現了那對眼神的主人。他長得不高,輪廓是中東偏亞洲人,眼睛發亮、一直掛著微笑的嘴角圈著的是很白的牙齒。很誠懇地對我說,妳好美我好喜歡妳你應該可以看出我很緊張,我會講點英文因為我待過芝加哥。我微笑說謝謝並且觀察周圍有沒有人注意到這讓人害羞的一幕。他繼續說我可以當你的嚮導帶妳遊伊斯坦堡嗎?我說 Thank you, but I prefer to be alone. 他說也許我長得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但請給我一個機會好嗎。中文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句話了,英文怎麼辦?只見我狼狽地說不、謝謝、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一個人走,腦中還想著否定問句用否定回答就等於肯定該說法,那我到底要怎麼回答才不傷人。



終於,對方很有風度地讓我一個人走了。才從藍色清真寺走到聖索菲亞教堂,我正舉起相機欲拍下被略帶秋意的兩棵喬木半遮住的紅色教堂,右邊有人冒出一句話:Nice picture! 我微笑地看著他,對於他的尚未放棄並未感到太大的驚訝。會看上我的人本來就應該是不會太快放棄的人。為了感謝對方的慧眼,我傾聽並回答他的問話,而且發問。可惜他的英文沒有好到足以順利地聊天,不多久我停在一間店面前興致盎然地看著櫥窗內正在紡織的男人,甚至走了進去。這時這位愛慕者可能覺察出我對他過久的靜默,便悄悄地離開了。

土耳其遊記,我還不確定要寫多少,但已經好幾百年沒被表白過的我再怎麼懶也得記下這件事先。是為中東初體驗第一篇。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