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下午,信發出沒多久,我剛好因事走進幾個部級以上主管泡茶談事兼聊天的場合,我徵求同意後便坐了下來,欲言又止地,大家看著我。

我微笑地說:「我只是想問一件事:對於總務這個官僚單位,如果抱怨的聲音傳到他們處長耳中,會不會有幫助?還是一樣地官僚?」

一位講話很快的部主管加了手勢斬釘截鐵地說:「會!絕對會!要是讓他們處長知道了,底下就挫咧蛋(抖著等)吶。他們處長是有名的急性子。前幾天我們副處長半夜兩點打電話去給正在大陸出差的他,他馬上就打回來問底下的人。底下的人嚇得第二天上班一大早就跑過來處理。他們都怕他怕得要死。」

我說:「嗯,那好,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要求子母車位保管人去停子母車位的時候,他們反應車位總是被佔用,造成很大的困擾。我剛剛寫了一封mail寄給總務,CC給各位,但你們可能還沒時間看。這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是造成的民怨聲浪很大。這封mail不知道要不要寄給他們處長?」

我新老闆友善地笑著說:「要我寄才有用。」

我說:「我想也是。那好,我已經CC給你了,那就請你看完民間疾苦後看看要不要轉寄給他們處長吧~」

然後我就退了出去。

昨天(星期一)一大早,就有兩個子母車位使用者reply all我那封信,紀錄一串新鮮的、佔用車位的車號名單,用很氣憤的語氣寄給總務要求處理。隔沒多久,我就看到我新老闆用特大的字體,在那兩封信的上方加上一段話,轉寄給廠務處長,請求處理。

我看了真是感動到不行,立即回信給他,卻只是很平淡地說了「Dear XX, Thank you~~~」。

然後是當天的早會,快結束時,換他發言,他微笑地說到:「車位的事情...(忘了他說什麼)...看大家回信一個比一個激動,很像滿腹委屈似的...」

當天下午和更高主管開週會時,他又向長官提到這件事,讓我驚訝不已。

今天開早會時,廠務處長打電話給他,我聽到他笑得有點尷尬地回話:「不是啦,就是希望能看看怎麼處理啊。不是我的車位被佔用啦。」

直到此時為止,果然不出所料,廠務處底下的總務部主管完全不鳥我。也好,就算他回信或回電了,也只會用答非所問、模糊焦點的方式讓我吐血而已吧。那就等著看他們處長怎麼「處理他們」好了。

我的這位新老闆,是我唯一會在他生日時,主動寄上真心話電子賀卡的主管。(那時他還是部主管,不是我服務的對象。)他本來的個性,我就很喜歡了,現在這事又讓我這麼感動,害我實在不忍心拒絕他。昨天下午,他找我談,說「現在的情況妳也知道...業務難以推動。」希望我轉任生管,幫助他拯救生管。當我回答他:「現在不是很想當生管。」的時候,他那深鎖的眉頭啊... 怎麼忍心?

今天中午主管餐敘,舊老闆載我。問了我對現況的看法,他顯然對新老闆的一些作風有些微辭。這些不重要。他突然問我,關於去他新公司繼續當他秘書的意願。真是把我嚇死了。最後因為地點太遠,我家只有一台車的緣故,算是結案了。我順便問了他對我去當生管的看法,他是覺得我在(秘書)這個位置應該更有價值,說我幫他很多。我真的覺得他很容易滿足。

今天下午又順便跟一位人資主管聊到他對我轉生管的看法,他是舉雙手雙腳贊成,並說了重要的一句話:「順勢而為。」

我想,這句話對我來說,最有說服力。

那麼,就這樣吧。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鎖鎖
  • 嗯嗯,大家好像對論說文的回應較小。咪two.
  • 小耳朵
  • 這話不知道算不算馬後炮。<br />
    <br />
    個人認為:生管比祕書好。<br />
    <br />
    貝貝一定要問,什麼叫好(上次在MSN已經解釋過了)<br />
    <br />
    而且(補充說明),工作內容也不只是雞毛蒜皮(個人偏見)事情<br />
    而是比較有挑戰性。
  • mabelle
  • 朵,<br />
    <br />
    對我來說,繁重的工作不叫有「挑戰性」;<br />
    繁重的工作只是把你一天固定的24小時、固定的精力撥比較多在工作上,<br />
    相對的,自己所擁有的自由時間和精力也被壓縮而變少,<br />
    而對我來說,自由時間對人生的意義遠大於勞動時間。<br />
    如果真要追求所謂的挑戰性,我寧願把它的主詞由「工作」變成「人生」。<br />
    如何把人生過得更精采、更有自己的風格,這件事遠比在一個營利單位做好一個螺<br />
    絲釘、得到同事佩服讚賞的眼神,來得更有挑戰性。<br />
    <br />
    嗯,我正在思考我在職場的走向。我想我這輩子是不可能有所謂的事業心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