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狗暫時不叫了: 

兩次萬不得已的深夜報警都沒用,媽媽去找隔壁身為副議長夫人的表姑也沒用,都說還是找里長吧。只好如此。 

特地選在里長的海產店開始休息的晚上九點多,我一個人在安靜的房間裡撥電話。 轉換成較高的音調、較亮的音色、較親切的態度,我用流利的台語展開對話。

貝:「里長你好,我是XX的大女兒,今天中午和同事去你那邊用餐的那個。」 

里長:「我知我知,怎麼了嗎?」 

貝:「是這樣的啦,有件事情,只有里長大人你能夠處理,所以需要你的幫忙。」 

長相粗曠的庄腳人里長笑得有點不好意思:「別那樣說,什麼事情你說。」 

貝:「就是齁,我家對面檳榔攤樓上公寓二樓的陽台上,養了一隻狗,每天一直吠到半夜,吵得我們這附近的人都不能睡。我昨晚被吵到三點多才睡,我媽也差不多。她今天還去找我姑姑,副議長的太太。可是她也說,可能要找里長幫忙才有辦法。」 

里長:「好,那我去跟他們講講看。可是不知道他們晚上在不在,不然怎麼不會被吵到?會不會上夜班?」(這個猜測跟我一位足智多謀的網友說過的一樣) 

貝:「我也不確定耶。上次我有報警,但是後來我先走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們晚上到底在不在。我已經報了兩次警了,都沒用。」 

里長:「那我可能明天再去囉?」 

貝:「明天喔... 也是可以啦... 可是我昨晚被吵到三點多才睡耶,那今天又要再被吵...」 

里長:「嗯,那好啦,我今晚就去跟他們講。」 

然後我就一覺到天亮。

第「三」天一早,從房門走出來,我媽問我:「妳昨晚有沒聽到狗叫聲?」我說沒有。我媽說:「我也沒有。真不習慣。」呵呵,我媽很三八。 

好高興,終於解決了這個長期以來的困擾。再觀察一陣子,如果沒有再發,再來謝謝里長。 



2. 明天開始當生管: 

我的新老闆周五(4/15)通知我,下週一(4/18)開始學著接已追過第一大客戶的原第二大客戶。他已找了內部的一個女生來接我的秘書位置。 

新老闆說:「以後會議記錄就我自己寫幾個要點,給她打字就好,她不用進去開。妳每天進去聽幾個老男人講那些無聊的話聽那麼久,也很累吧?」我笑說:「你怎麼現在才想到啊?」 

這位新任秘書,除了當秘書外,還要幫忙我做生管相關的報表,如果我需要的話。我請假的時候,原本接這家客戶的課長得當我的代理人。我的新老闆對我真好。雖然還沒談到加薪的事。呵呵。 

但這個女生感覺很內向害羞,不知道接不接得起來。

更早之前,剛在物色接任人選的時候。
我老闆說:「妳還有沒有妹妹?叫她來接妳的位置啊~」
我說:「我的位置那麼好接喔?」
他說:「反正有妳在啊!」
我說:「我在有什麼用啊?我大妹現在還不是整天加班到半夜?」
他說:「那是因為妳跟妳大妹感情不好啊~」 

害我狂笑。。。 

今天應該早點睡,明天開始要上戰場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鎖鎖
  • 牀棒! 祝福小貝!!
  • 小耳朵
  • 不明白吔,<br />
    <br />
    你妹加班,和你和你妹的感情好不好有什麼關係?
  • mabelle
  • 朵,<br />
    <br />
    處長的意思是,因為我和我妹感情不好,所以我都不幫她,以致她必須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