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點終於睡著,九點自動醒過來。將衣服裝入洗衣袋,放入洗衣機。如果不是前男友,我何時才會知道洗衣袋這麼好用的工具?

回到房間,媽媽已經去隔壁的中藥房買了一罐薑母黑糖塊給我,罐上標示著-女性可補充鐵質。呆滯地擦化妝水和乳液時,媽媽手枕著頭躺在我床上說著話。我也去躺下,和她躺成一個T字,媽媽的頭接著我的腰。不知怎麼開始地,媽媽一串串地聊起他們家小時候的趣事,和我們家小時候的趣事,媽媽很開心地笑著,我享受著。

然後,媽媽又出門去買剛剛忘記買的池上米了。晾完衣服,開機連線上網,在快掛掉的陽春音響上放入原住民民謠之父胡德夫的「匆匆」。昨晚的金曲獎終於看到50幾歲的他的廬山真面目,雖然肚子有點圓滾滾,還是很有氣質地彈著鋼琴、唱著匆匆。我很喜歡他的歌聲,也很喜歡鋼琴,以及台東,以及田園。謝謝推薦他給我的朋友。

打到這裡,小耳朵姊姊在MSN找我聊天,她說昨晚看完金曲獎,突然發現我跟陳珊妮超像的。我說「不會吧,昨天她畫得跟鬼一樣耶~」,她哈哈大笑說,是那種「非主流」和「管你們怎麼想」的氣質很像。好吧,只好罰她寫「貝樂是仙女,不是鬼」一百遍。

然後媽媽端來第一次試做的菇菇沙茶燴飯,好好吃。吃飽了,我又想睡了......那就打到這裡吧......再費~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耳朵
  • 「貝樂是仙女,不是鬼」一百遍。<br />
    <br />
    ^_^
  • mabelle
  • 朵,<br />
    <br />
    謝謝分享。我去看了,但發現平路太「矜」了,不合我胃口。<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