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助旅行的意義是,在擺脫慣性、不斷應變和允許失誤的同時,得到一種冒險的刺激感和放大的寬容度,進而活化生命和放過自己;那麼此行三天兩夜的「Hand Carry到曼谷」之旅,可說是完全展現了自助旅行的精髓。

為配合製程時間,此次的Hand Carry共分兩個梯次:兩個男生得在清晨六點就從公司出發,以搭乘早上九點整的泰航,於11:40AM抵達曼谷機場交貨;我和J兩個女生則是十點從公司出發,預計搭乘13:10AM的華航,於15:50AM抵達曼谷。

當天早上十點之前,仍在辦公室迅速而匆忙地繼續未完成的行前準備以及日常工作。助理轉達,副處長〈先鋒部隊的兩男之一〉從機場打回來叮嚀,要在紙箱上加貼「小心輕放」貼紙;結果產線沒有這種貼紙,於是立刻用WORD打字請他們貼上,但忘了打英文版,還是我老闆不小心發現的〈到底誰是秘書啊?-_-|||〉。

9:45AM背起行囊下樓,生管課長從關務拿了保稅品報關文件、出貨單、出廠放行單等文件,在走廊上交給我。我問明了各個文件的處理方式:報關文件在出海關時蓋章、出貨單給客戶簽收、出廠放行單給公司警衛簽。在出貨區領貨時,我發現報關文件上只有中文,而非中英對照,要怎麼拿給泰國海關蓋章呢?於是在計程車司機搬貨上車時,我跑去大廳打電話給關務,關務說台灣海關蓋章就好了,泰國海關蓋不蓋都沒關係。

在賓士車內,一邊吃早餐,一邊和司機聊曼谷有什麼可玩。上車前我在投販賣機買飲料時,還在猶豫要不要也買一瓶給司機,結果一上車,司機馬上從後車箱變出兩小瓶冰礦泉水和小包濕紙巾給我們。真是受寵若驚。

秋陽普照,心情愉快,車子平穩抵達中正機場第一航廈。華航櫃檯前排滿了團體旅客,因此先去匯兌和保險。泰銖:台幣=1:0.8756。兩人同行,應該一起換,不要像我們那麼呆,差點付了兩次手續費。去完洗手間,回到華航櫃檯前排隊,打開「長安亂」開始看,很快地輪到我們Check-in。將貨物六箱和護照機票交給櫃檯,拿了登機證和託運存根,便向二樓移動。時間還早,很快逛過商店之後,坐下來繼續看「長安亂」配芭樂。在芭樂的清脆甜美與周星馳式搞笑武俠小說的輕鬆氛圍中,時光飛逝,完全沒有預感到慘案即將發生。。。

背包上肩,我們走向護照查驗櫃檯。除了護照和登機證外,也拿出保稅品報關文件請他蓋章。沒想到查驗人員根本看不懂那是什麼文件,問了隔壁的資深人員,也沒看過。結論是要到一樓的海關櫃檯。

很快找到海關櫃檯〈海關服務台〉呈上文件,她問「貨呢?」「已經託運了。」「貨沒有給我看,我要怎麼幫你蓋章?」「那能不能從行李輸送帶上的掃描畫面去看?」「不行。把貨調回來。」衝向華航櫃檯求救。華航櫃檯小姐和她主管也沒看過這種文件的樣子。該名女主管陪我們快步走回海關服務台交涉,海關仍堅持貨要拉回來檢查。華航女主管說貨如果拉下來,保證我們搭不上這班飛機。我想打電話回去問關務,不蓋這個章會怎麼樣,但是當時正值午休時間,應該很難找到人,而我必須立即決定要不要把貨拉回來。

「那就拉下來吧。」我對著臉色很難看的華航女主管說。她開始聯絡,把已經上飛機的貨物再挖出來運回來。此期間我不斷納悶著,如果海關蓋章是這樣不包含在一般登機程序中、額外的特殊流程,為什麼早上副處長打電話回來時沒有提醒。華航女主管板著臉告訴我們噩耗:下一班飛機是傍晚七、八點起飛,除非轉機。至於除了華航+港龍以外,有哪些轉機的航班可選,她要我們自己去問服務台。我還問她退票要扣掉多少錢,她說應該剩不了多少錢。

我們趕緊去旁邊的服務台詢問轉機的航班最快是幾點起飛、幾點抵達。服務台的兩位小姐慢條斯理地打開航班時刻表,然後只告訴我們幾個經由轉機抵達曼谷的航空公司名稱,要我們自己去航空櫃檯問,並沒有能幹到幫我們直接解決問題。

午休時間打去給旅行社,不敢奢望會找到幫我訂機票的人,結果竟然就是她接的,溫柔的聲音聽起來真是莫大的支柱。她很努力地幫我查明最快抵達的方式,還是只能搭經由香港轉機的華航+港龍,14:25起飛,19:25抵達曼谷。而我們原訂15:50抵達的。晚了三個半小時,我已經覺得很對不起正在等急貨的客戶了,我們轉機累一點沒關係。可是她說港龍航空沒有電子機票,只能在機場以票面價購買,也就是光香港曼谷來回就要三萬多塊錢,而我們之前買的台北曼谷來回也不過一萬三。

來來回回與公司和旅行社電話聯絡,終於在旅行社的勸告之下〈我真是太愛她了〉,決定還是搭19:15起飛,22:30抵達的長榮直飛,沒有失去理智為了幾個小時而賠本Hand Carry。只是擔憂:「客戶出每人900USD的Hand Carry費用,結果送達時間該不會比正常出貨還要慢吧?>_<」

在確認班機的電話之間,同時還跟著手拿申請單的華航菜鳥小姐要到地下室去領回六箱貨物。原本海關是說她們可以跟著到地下室直接驗貨的,於是華航菜鳥小姐帶著我們走到海關服務台前。櫃檯裡明明有很多位小姐可以幫我們服務,這位華航小姐卻不知為何對著站在櫃檯外的海關歐吉桑說:「我們要下去地下室驗貨。」歐吉桑好像被嚇到似地說:「到下面再打電話,那邊有電話。」這是哪門子的對話,哪一國的處理方式啊?華航菜鳥小姐還楞在那邊,打算繼續跟歐吉桑雞同鴨講下去,我一秒鐘都聽不下去了,簡短地跟她說:「跟櫃檯裡面的小姐講吧,剛剛是她們處理的,她們很清楚情況。」

地下室一望無際,交錯著許多行李輸送管,貨車進進出出,天花板很高,地板和牆面都是光禿禿的水泥材質,轟轟地回音著,講話得用吼的。貨好不容易到了,我們站在門禁旁,等著華航小姐去找機場警察來對貨物做再次安檢,海關小姐說既然你們已經搭不上這班飛機了,那就把貨送到海關服務台再處理吧。我和J兩人吃力地推著推車,若不是旁邊剛好有位小弟好心幫忙,我們要怎麼在把貨搬上電梯旁的階梯之後,再把推車扛上去呢?好一個障礙重重的空間啊。

貨終於回到了一樓〈第一航廈〉,嗯,我們改搭的長榮航空在第二航廈。。。

問了機場人員,半信半疑彎進新東陽店舖前隱密的小彎道之後,看到接駁公車站牌了。等了一會兒,公車由右方駛來,以車體左側靠在人行道,大家很不順地將行李推到右側後門搬上車。前面很空,但是司機仍要我從後門上車,六箱行李搬上去,幾乎爆滿,在急忙把空推車扛上人行道後,擠上去。後來又衝來兩個韓國年輕男子,第二位擠不上來,我請他從前門上。站在後門這位韓國男站的位置是門打開時轉圜的空間,我有點擔心。結果下車時,前門的韓國男來找後門的韓國男,他卻不能動彈,腳果然被卡住了。我喊向司機,司機還很白痴地說:「不要站在那邊嘛。」是誰把前門的空間保留給鬼站的啊?

後門的眾人等著我們搬下六箱行李。推著推車,看不到任何指標,問了一個機場小弟長榮航空辦公室在哪〈旅行社除了簡訊通知我訂票代碼,還傳真了電子機票來〉。他的回答很寶:「糟糕!我怎麼連我們家的辦公室在哪都不知道啊?」只好先進建築物再說。在一樓的電扶梯旁,問了兩位警察中較年輕的一位,他說:「這要問我們學長耶,〈轉頭〉學長,長榮航空的辦公室在哪?」

到三樓機場大廳,拿了傳真到Check-in櫃檯劃位。小姐說「這訂的是明天早上的票喔。」我說:「我知道,旅行社小姐說,今天19:15那班還有位置,只是電腦上不能訂今天的,所以就訂明天的代替。」看著她打電話確認,我還是忐忑的。她要我們去遠方另一個櫃檯,終於確定可以搭這班飛機。

推著六箱貨物拜訪第二航廈海關服務台。菜鳥海關小姐割開箱上封條,盯著IC,東摸摸西摸摸,光在抗靜電袋外把玩似乎還不過癮,很想把抗靜電袋割開,甚至興起逐顆點量的瘋狂念頭。幸好在我們勸阻以及海關老鳥的即時解救之下,抗靜電袋和IC們得以全身而退。我們也終於蓋了海關的章,可以託運了。

回到長榮櫃檯Check-in和託運之後,打給生管課長,請他向客戶確認變更後的抵達時間及班機號碼。才坐下來喘了一口氣,生管課長來電,要我們把新的機票傳真給他,客戶要的。請長榮辦公室幫忙傳真,傳過去了我才發現機票上的班機時間是明天早上,趕緊再把登機證拿出來傳真。打電話通知生管課長收傳真。

看看時間,這樣一搞,根本也來不及搭14:25的轉機班機。拖著疲累的身心,我通過了隨身行李檢查,正準備開始大排護照查驗的長龍。此時的J正要走進隨身行李檢查的關卡,手機卻響了起來,我遠遠看著她電話講了很久,不知道是什麼電話這麼重要。結果竟看到她揮手招我過去:「傳真沒收到,要再傳一次。」傳真後已經過了十幾分鐘了,才打來說沒收到,我只好再逆向走出來。

確認傳真收到後,再次通過層層關卡,走到了登機門。坐下來看小說,看到睡著,冷到發抖。飛機順利在19:15起飛,22:00降落,沒有再出什麼意外。

到曼谷機場,辦落地簽證。繳交一吋照片、1000泰銖和護照,領號碼牌等叫號。從櫃檯大片窗戶可以清楚地看進辦公室裡,三、四個辦事員們圍坐、有說有笑地吃著一盤水果。辦公室外慢慢地積了很多人,等了很久,等到我走到辦公室敞開的門邊對著他們微笑,他們把門關起來,然後又過了好一會兒,才把護照和簽證收據發還給我們。

走下電扶梯時,已瞥見空盪的行李輸送帶旁,有兩個泰國男人已經把我們那六箱貨物搬到推車上等待著。自我介紹打過招呼後,我連連道歉,對方神情柔和,一臉體諒,因為生管課長跟他們說是海關刁難的緣故。我想另一個原因是,他是物流部經理,並不是生產單位,相對之下,並無急貨壓力。

由客戶的人員陪同,曼谷的海關檢查得非常仔細,開了三箱,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光看抗靜電袋就可以看那麼久。等到我們的小客車突破三、四行並排停車的重圍,在不絕的喇叭聲中衝上高速公路,在昂貴的國際連鎖飯店Landmark前放我們下車時,時間已經是次日凌晨一點了〈台灣時間凌晨兩點〉。

後來知道,原來副處長他們根本沒給海關蓋章,他以為自然會有人來找他蓋章。〈他甚至連出貨單都沒給客戶簽收。〉就這樣走私成功。後來回公司,問了關務:「妳知道Hand Carry時,報關文件要在哪裡蓋章嗎?」她說:「出關時啊。不是嗎?」我把珍貴的經驗分享給她之後,她說我們是全公司有史以來第一次Hand Carry的人,所以沒有人知道。

出發前在公司拿到報關文件的時候,我明明還想著:在Check-in時還是先拿出報關文件問一問比較保險。不知道為什麼一進入機場這個神奇的空間,我就完全忘了這檔事。

能夠認真讀到這裡而且沒有咒罵的朋友,我佩服你。我自己寫了九天才寫完,寫完之後不敢再讀一遍。這純粹是因為這經驗太難得,而且或許能做為其他沒Hand Carry經驗者的前車之鑑,所以勉強自己做的紀錄,文筆實在很糟。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蛋
  • 貝貝~<br />
    <br />
    妳好強咧~<br />
    還有,我有全部讀完,然後沒有@#$%^&*~<br />
    妳又創了新紀錄了~<br />
    <br />
    我朋友每次Hand Carry都是真的當自助旅行一樣,<br />
    不過她是在報關行工作,所以每個人都很駕輕就熟吧~<br />
    下次妳們公司再有Hand Carry時,<br />
    妳一定是不二人選,到時再當渡假吧~<br />
    <br />
    對了,先辦美簽,醬有機會就來美國吧~<br />
    來看小樹和小Baby蛋~
  • 貝
  • 親愛美蛋,<br />
    <br />
    好久不見,看到妳留言真好。<br />
    <br />
    我在機場時心裡一直自責有辱使命,幸好有老友J在旁邊陪我,不但合作無間,還邊<br />
    說邊笑地安慰我:「處長已經派出他認為最聰明能幹的秘書了,沒想到事情還搞成<br />
    這樣。要是別人,大概會更慘吧。」說完兩人狂笑,真是旅行良伴。<br />
    <br />
    客戶真的就在次週的週五〈真會選時間〉提出再度Hand Carry的需求,不過我老<br />
    闆說不理他了,要去叫業務去。呵~<br />
    <br />
    要辦美簽,我得請假專程上台北去面談,所以我會等行程較確定的時候才去。〈現<br />
    在的美簽手續搞得比以前複雜得多,蛋媽跟蛋妹應該有經驗吧?〉小Baby蛋應該感<br />
    恩節就會出來跟大家見面了,對吧?恭喜恭喜~開始想像小Baby蛋聰明伶俐古靈精<br />
    怪的模樣。:〉
  • JC
  • 換作是我,我想我也會漏掉報關程序,只有人笑笑地跟我說就當出去玩啊,我就會<br />
    真的放鬆心情。我每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就會忘記自己是誰, 該作什麼咧~~<br />
    <br />
    不過聽起來從頭到尾報關似乎不是那麼重要咧?? 泰國海關不管, 台灣海關人員也<br />
    只是檢查有沒有毒品的樣子. 過程中間也沒任何人抽關稅啊?? (好怪, 感覺報關程<br />
    序頗多此一舉)<br />
    <br />
    不過諾大的機場失神的人還真不少咧 (包括櫃檯小姐, 司機先生, 海關小姐, 長榮<br />
    小弟, 泰國海關人員.... 哈哈) 大空間容易讓人精神恍惚吧?
  • 貝
  • Dear JC,<br />
    <br />
    是啊,我從泰國問回台灣,到處問同事沒報關會怎麼樣,但是每個人給我的答案都<br />
    不太一樣,我自己嚇自己的答案是「原機遣返」(不知道是哪來的刻板印象,啊,<br />
    好像是有個已經畢業許久的業務拿學生簽證去美國出差,結果一落地因為簽證不適<br />
    用就又搭下一班飛機返台吧。)。比較世故的人告訴我的答案是:「如果被抓到的<br />
    話,就看你拿多少紅包塞海關的嘴囉。」但是入泰國海關時,客戶那邊有報關,所<br />
    以,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才會「抓到」我出關時沒報關呢?沒有人回答我。<br />
    <br />
    至於關稅的部分,因為我們是保稅工廠,所以如果我們的報關程序正確的話,是免<br />
    稅的(是免稅還是減稅,我不確定)。第一梯次沒有報關,沒被抓到,所以唯一的<br />
    損失是:要像一般非保稅品一樣繳稅,也就是說事後關務要做補稅的動作。<br />
    <br />
    整個機場從硬體到(廣義的)軟體,給我的感覺就是效率極小化,官僚極大化。大<br />
    空間讓人恍惚,真是說得好啊~而且不管是中正機場還是曼谷機場,空間的利用都<br />
    相當浪費,除了讓人迷路和消耗腿力之外,想不出有什麼作用。
  • 油小郎
  • 看的很複雜,可見寫的人一定很厲害,是吧!!!嘿嘿<br />
    <br />
    我從頭看到尾還是搞不懂,不過東西有送到就好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