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Friday night, 同公司同事業處的三個姊妹剛剛結束尾牙,等我跟餐廳結完63桌的帳,把綴以蕾絲的全手工(當然不全是我這雙拙手,是看不下去的一位女同事幫我完成的)華麗摸彩箱、沒用到的凹人捐錢的福田箱、哩哩扣扣的文具跟我們全家再次槓龜的待領的禮券現金搬回家。在餐廳門口還撿了一個在寒風中枯等了半個小時的小妹妹同事,去燦坤跟她迷路的爹會合。

 
一回到家,發現爸爸從大陸回來了,一年過去了。洗澡換裝過後,爸、媽、我、大妹和小妹陸續到客廳去嘰嘰喳喳。大妹打電話給尾牙還沒結束的老三,問她歌唱比賽第幾名。她說第四名。我聽到後直覺不太相信,仍然抱著期望,等她回來宣佈。很輕易就會被我們姊妹逗得笑到全身抖動的媽媽邊笑邊說:「她說叫我們不要給她壓力,不然她如果沒得名會直接跳海給我們看(尾牙餐廳在南寮海邊)。」


在等待老三回家的時候,我們先聊到我們尾牙的情況。董事長除了捐了一堆供摸彩的禮券和現金外,還拿出五千塊現金,上去唱歌或表演的每人一千元。馬上就衝過來好幾個人要報名,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去賺那一千塊。想想我還是繼續低調地忙我雞飛狗跳的摸彩發獎事業好了。又說到經常出入KTV的新一代林家歌后—林小妹,居然又沒報名,實在很峱。林小妹辯解:「我拉著辣C(一樣愛唱歌的部門助理)要一起去報名,她就不要啊,那我只好算了。」

 
今年的事業處尾牙,主持人很棒,氣氛非常High,新任的總經理帶著客家腔說:「這是我參加過,最High的一個事業處尾牙。」我相信。這個男主持人根本就是團康社團出來的嘛,吹哨子啦、催眠啦、魔術啦、超級比一比啦,花招百出。女主持人雖然比較生嫩,但是身為公司歌唱比賽第二名的她,從頭到尾唱了至少有五首歌吧,從蔡秋鳳、陳小雲,一路模仿到葉璦菱;邊唱邊下臺握手還熱情擁抱董事長。在晚會開始前,工作人員先吃東西墊胃的時候,她還被旁邊的女生嫌胸部太小,穿低胸沒效果,抱起來沒感覺,我連忙說我那邊有Tape要不要。搞笑的處長邊吃邊笑說「不是你的錯。」我接著說「二十幾年前就已經決定了。」

 
最棒的節目,除了五個課長坐在凳子上,催眠後交錯躺在右鄰的腿上(主持人在前一階段先做了四人的,然後在這階段的開頭說「你有看過五個人還不會倒的嗎?」),拉開凳子,結果摔成一團,笑果十足之外,我最欣賞的是超級比一比。第一個比的是處長。只見他雙手五指併攏,在兩腿外側又縮又伸,整排的主管帶著困惑的眼神,模仿下去。結果猜不出來。沒有人料到會出這種題目:「彎腳」,這是產業內專有名詞。主管邊走下台,男主持人假裝有主管邊走邊罵「這什麼鬼題目」,對著其中一個主管說:「XX,風度,風度。」

 
第二個題目,牌子照例翻過來,先繞舞台一圈給觀眾看,全場爆笑。第一個比的是副處長。他第一次怎麼比的我沒看到,但他要求第二次機會,只見他用兩手食指比畫了兩個長方形並排,然後攤開兩手手掌,掌心向上,兩手掌同時畫圓,一手越過另一手又回來。到了答題者那裡,免不了一臉無辜,主持人說「兩個字」,這位業務問「中文還是英文?」主持人答「答得出英文也不簡單,說說看英文是啥?」他說「Change Kit」,又是一陣爆笑。答案是:「混料」,比的是把兩個盛IC的Tray同時作業,造成混料。我實在是太愛這種不刻板的益智遊戲了。


說著說著,三妹終於回來了。果然是騙人的。穿著馬靴、做過頭髮的她拿出一張護貝過的「第三名」獎狀,開始走台步,還要我回房拿相機。不過她還是很不滿意。她說跑去偷看分數的同事告訴她:「妳是第一名。」結果,拿第一名的是一個唱英文Rap的ABC,第二名的是穿著全身兔子裝的男生,都是又唱又跳的類型,她則是純唱歌。她說唱那種悲情的歌,是要怎樣跳啊?我說「可以啊,不會學孟姜女哭倒長城,跪倒在地嗎?」跟老三是雙胞胎、嫁出去的老四還打電話回來說:「沒有第一名就不要給我回來!」因為老四早就得過公司歌唱比賽第一名。周一老三去上班,全公司〈七百多人〉的人都認識到職不到三個月所以沒有摸彩資格的她了,好多人說:「第一名應該頒給妳才對。」我說:「妳應該跟他們說:「請捐一塊錢給我,以示鼓勵。」」媽說:「妳沒跟他們解釋說,這是家學淵源,妳老媽不但參加過電台比賽,還得過第二名。」我說:「第一名是誰?」媽:「是職業的。」我說:「阿母,為什麼我們家得名,都還要解釋這麼多啊?」哈哈哈~母女再度相視狂笑。


年輕時很嚴肅的爸爸,已經被這一幫三八女人感染得柔軟許多。這次回來,感覺起來並沒有變老,還是一樣硬朗,我們縮在電熱器前,他不蓋被子還嫌熱。而且也不像去年因為抽菸咳得嚴重,沒聽到咳嗽聲了。他一回家就想在客廳的電腦玩彩色五子棋,還說他在大陸已經裝了視訊了,可以跟我們面對面說話。可惜的是客廳的電腦掛掉好一陣子了,要就得買一台新的。而我們也沒人買webcam,因為用不到。可憐的爸爸,我該去買一台電腦給他玩嗎?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