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29 
幻想自己跟一個想單車環島的人同行,輕易忽略自己是一個一遇到上坡就用走的遜咖的事實。撐傘走在今天的雨中,不由得揣摩起行動不便之苦。我有多少愛?陌生人又是如何想像我和他的未來?我喜歡陌生人無意中給我的一個個夢,一幕幕想望,無論其中有多少形成動力,正式上演。自己卻很少編織未來,也很少留下愛情中的引人入勝。
   
 
 
2005/12/26 
剛剛在金石堂網路書店買書時,再度發現了久前日記上推薦過的「阿泰閒扯淡」書評,而且驚喜地發現他開了個人網站,更驚喜地發現他很喜歡的書裡面有我也讀過的碼書,他網站上詳細的像藝術家一樣思考習作紀錄,更是再次給了懶得拿筆實畫的我推力。dns. hles. tyc. edu. tw/~bird /book03
   
 
 
2005/12/23 
每次在網路上發現一個看起來很溫暖的人而想去接近他時,就開始害怕自己寫過的東西看起來太寒冷。一直以來以「為自己寫」為信念,卻不能免去緊要關頭時被誤解的恐懼。

在發現以前欣賞過的一人其實很苛刻而不成熟的同時,仍無法控制地在一天之內因為一個人的多篇文字而完全相信這個人必定十分善良美好,值得主動深交。
 


2005/12/21 
中午老闆跟公司裡的兩位女業務吃飯,邀我作陪,一探公司附近新開的高級茶坊。細細嚼著各個小蒸籠裡的輕食,炒高麗菜輕淡得像是燙出來的只甜不鹹,飄著茶香的雲吞湯,窗明几淨,服務專業。陽光從低矮的原木窗台上灑進來,笑聲從人潮絡繹不絕的門口溢出去。微笑聽聊公司高層的人事異動,我暗自喜悅地盤算假日看書的新去處。
   
 
 
2005/12/18 
昨晚風聲大得幾乎要把房子掀了,這種天氣能睡到中午,真是非常幸福。今天為了把握陽光,寒風中還是出門到鎮上去,買了愛呆西非連家恩到肯德基配雞腿堡餐。天黑了媽媽來電召回,冰冷的手練了一下琴,滿意地回房上網。終於看到留言被回覆,很可惜回覆的內容使我直接結案。還是來看熱情連家恩的故事好了,天這麼冷,注意保暖。
   
 
 
2005/12/17 
今天鋼琴課驗收上週進度時,連連挫敗。只偏重練一首sound of silence,忽略了其他簡單的練習曲,造成本週幾乎沒有進度,要檢討。也跟老師商量好了,下次起改為每兩週上一次課,每次給多一點作業,練熟一點。又能省錢,又能留出美麗的週六時光,去做別的事。請老師幫我選了一本古典譜集,可以學很久,很高興。
   
 
 
2005/12/16 
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我經常在夏夜晚風中哼的歌就是陳彼得的也是情歌:
我可愛的她呀在那裡,為什麼沒有她的消息?我可愛的她呀在那裡?不要忘了今晚的約定。夕陽下山後,月兒掛枝頭,萬家燈火~走過小橋頭,在那沙灘上,老椰子樹下~我要請那晚風帶句話,請妳珍惜我柔柔的情意;我要請那雲兒告訴她,不要忘了今晚的約定。
   
 
 
2005/12/14 
F,生日快樂。從同在交大九舍上BBS聊天室對ID留下印象,到多年後BBS對談發現恰巧進了同公司,相認前緊張的牒對牒,連去公司餐廳吃個飯都刺激得要命;然後半杯葡萄酒就把你灌醉,接著一段美好時光,你的眼神多麼迷濛,直到我從希臘歸來,以140KM的飆車發洩畫下句點。而今連你忘了帶衣服進去洗澡,都勾引不了我。
   
 
 
2005/12/13 
昨晚遇見一個神似首任男友的人,四目交接了,我還無法確定是不是他。結果不是,他在彰化家中,剛為初生女兒洗完澡。

又去大遠百,把一個舊情人當洋娃娃地不斷試穿衣服,很久見一面,聊得很開心。不忍讓他深夜回台北次日清早又得趕回新竹工作,留他睡在麻將間的午休床。愛情早已完全揮發,近似親情的友情很舒服。
   
 
 
2005/12/12 
連逛街都懶的我昨天終於走進大遠百,順利完成添衣儀式,買了七件衣服。當我坐在人聲共咖啡機聲鼎沸的星巴克看百年孤寂,等待牛仔褲改短時,突然領悟到人生的一項原理:如果我不努力花錢讓自己更接近美麗的畫面,將貨幣轉變為各種形式的美感體驗,我是不可能心甘情願地上班的。那我天殺的為什麼那天不訂下帕華洛帝的門票呢?
   
 
 
2005/12/08 
晚餐前後練個鋼琴,八點回房,縮在被窩看「45度C天空下」西非黑人講好玩的法文、汗水淋漓、蟲聲唧唧,緊接著是「江山風雨情」自卑多疑的亡國崇禎、色藝雙絕的陳圓圓、談判專家總管太監王承恩。十點洗個澡,剝顆橘子打開「百年孤寂」,若能像太后那樣邊嗑瓜子似乎更完美。每天晚上,我都覺得非常幸福。早上和週末比較難。
   
 
 
2005/12/05 
陳玉慧:「對於可以寫作,我對上帝心存感謝,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我可能必須在房子裡繞著無盡的圈子或者走到山谷怒吼 (雖則我也這麼做過),我一直忠實地陪伴我的靈魂,受傷及受苦的靈魂。而我也知道我並不是例外,人類的靈魂大多都受傷及受苦。」

我走進平時午睡的黑暗小會議室,又走出來,反覆一次。

   
 
2005/12/02 
夜半醒轉,驚訝著夢中十足卡通式幽默的編劇,竟迷濛地微笑起來,像是遇見久違的有趣朋友,這般思念著那個自己。睡入另一個夢境,海上棧道通往明艷霞光,跳躍奔逐,由舟至亭,動感而多彩,熱鬧而快活。想起久遠夢中穿越西伯利亞的森林鐵路,枕木旁的黃土盤根錯節地連接茂盛的闊葉林,安靜而清新的空氣。清醒是為了收集素材。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