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早就收到Philips@Zurich一位客戶的來信,謝謝我們在他們來訪時的招待。我先是回信歡迎他們再度來台灣,過了幾個小時,才突然想到[咦,我才在想如果有瑞士的朋友可以提供一些旅遊諮詢該多好,怎麼忘了我真的認識過瑞士來的友人?]於是二話不說,馬上寫了第二封信,告訴他我今年的旅行已經從德國改成去瑞士阿爾卑斯山的消息。純粹只是表達興奮之情,並不期待什麼有意義的回答。沒想到,竟然很快就收到他的回信,說很高興知道這個消息,如果我有在蘇黎世停留,可以和他們一起吃頓午餐,他們還可以當嚮導,做一趟短短的蘇黎世之旅。

說起他們來訪的那一次午餐啊,還真是有點搞笑。。。

大概是上個月的事吧,那個中午艷陽高照,而剛從冷氣房出來的我還穿著羽絨長外套。=_= 自從脫離業務身分來到這家公司之後,已經很少陪客戶應酬了,只偶爾在心情好的時候,被徵召去充場面,喝幾杯酒、陪幾個笑,他們老是重複著我在KTV時用碗喝酒的傳奇,用來唬客人;其實我只是找不到杯子罷了。而他們要去續攤時,我常會說我也要去見識見識,然後我老闆就會說[那我們就可以少叫一檯了];怪了,難道酒店沒有男公關嗎?

這一天,幾乎是本處公關的副處長在近午時正好經過我的位置,問候完畢,他說到中午要陪新客戶Philips吃飯,裡面有兩個歐洲人,其中一個是法國人,問我要不要去練練法文。我一方面想睡覺不想吃,一方面也覺得平常用中文都沒話題可供應酬了、要用破爛的法文去應酬未免太僵,於是便拒絕了他的好意。但是心裡仍暗自躊躇著。

十二點出頭,我還坐在位置上網,沒有去黑暗的小會議室午睡。電話響了。副處長說,要一起去吃飯的一位副理汽車鑰匙沒帶在身上,要我看看還有沒有人要下樓,託人拿鑰匙下去。這麼有效率的公司,要去吃飯的人當然早就走光囉~所以,正好幫優柔寡斷的我做了決定,我立刻拿了鑰匙就衝下去。

客戶參觀完產線出來之後,和我們一行人站在大廳前大太陽底下等人開車過來。趁這個空檔,我拿出名片開始自我介紹。跟三個東方人換完之後(其中一個是台灣人,我還跟他講英文=_=),對著第一位西方人,我說:"Monsieur?"(法文的Mr.),結果對方一臉疑惑;於是我又轉向第二位西方人說同樣的話,他同樣一臉迷惘。怪了,我的法文不會爛到連先生都發不準吧?於是我改用英文說明:[抱歉,我聽說兩位有一位是法國人,但不知道是哪一位?]他倆一致搖頭,說他們是瑞士德語區來的,法文連聽都聽不懂。呃,這下尷尬了。這位副處長平常就有點[不拘小節],看來這次又把人家的國別亂湊一通了。好吧,我只好爽朗地笑笑講些有的沒的來度過這段小尷尬,只差沒烙出唯二會講的德文短句:Guten Tag跟Danke。他們都穿著短袖,看著我熱到受不了而脫下羽絨長外套,讓我覺得自己很白痴。

到了公司附近的餐廳吃合菜,我坐在這位寫信來的蘇黎世人旁邊,從點菜開始我就講了好多話。我好像要嘛就不講話像個自閉兒,要嘛啟動了就變成另一個熱情活潑的人,衝來衝去像勁量電池,直到沒電,不過續航力一向不太夠,所以常常約會約到想睡覺。但是如果遇到不喜歡的人,我根本不想勉強自己跟他多說一句話,而且旁邊的人都看得出來,所以不適合當業務。這頓午餐吃得很愉快。除了副處長所講的許多有意義的閒聊和沒意義的場面廢話之外,我還跟旁邊這位聊到了我去過的歐洲國家,以及今年要去的國家。好像都是他提到才會聊起來,我不太會主動找話題,尤其是關於自己的;但是要問對方的事,又怕問得太私人,侵犯了西方人的隱私尺度,譬如說已婚未婚到底能不能問,我始終不太確定;至於公事嘛,我是一點都不想聊,多無趣啊~(以前在網路上認識一個同公司的,只想跟我聊公司的事,真想把他講的話直接寄給董事長算了,那麼憂國憂民的偉大主管啊,卻遇上下班後就不想講公事的我~=_=)跟公司主管吃飯的話,就難免只能聊公事,或者講一些套用產業術語的笑話,敷衍得我累死了。

很愉快地吃到了快兩點,我們滿足地,噢不,其實我還沒有吃飽,但是我千暗示萬暗示,副處長還是不追加點菜。XD 總之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就上車準備回公司了。車行途中,開車的副處長照例又向外國友人介紹台灣奇觀:檳榔西施。雖然覺得這對國家形象可能有損,不可否認地,這仍是屢試不爽能讓外國人眼睛一亮的有趣話題。這位四十歲左右、加拿大移民瑞士、身材高大的仁兄,果然非常有興趣,急忙轉頭要看,可惜檳榔攤已經過了。我打趣地說[我們可以U-turn啊~],副處長想了一下,來不及迴轉,而且真的迴轉好像也有點誇張;但又不忍心掃客人的興,於是副處長過公司門而不入,直直駛向交流道旁最密集的檳榔攤集散地,同時打手機告訴另一車的人我們的狀況,要他們在大廳等我們一下。

過了交流道再迴轉,檳榔西施們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我和副處長也七嘴八舌地輪流介紹檳榔西施文化,並回答好學客人的諸多問題。這位客人的興奮程度,讓我不禁懷疑他究竟是純粹好奇這新鮮物事而興致勃勃,還是聯想力過度豐富伴隨著躍躍欲試。他的眼神讓我覺得他不是乖乖牌的工程師,不過這個還需要驗證。

回到公司大廳之後,這位客戶故意笑得很賊地跟他的同事說:[不要問我們剛剛去哪裡,我不會說的。]我也配合演出地告訴他:[放心,我會替你保密的。]然後我們笑著揮手別過,他一邊用聽起來很有誠意的語氣道謝,我一邊穿上羽絨外套,走回我的辦公室,結束了任務。我一邊走一邊在想:我在客戶面前又是脫外套又是穿外套的,會不會太放鬆了一點啊?

嗯,就是這樣一個愉快的午休時光、陽光回憶,才讓我願意跟他提起我要去瑞士旅行的事。沒想到一個因為誤會而去的餐敘,竟然會跟我後來要去的地方有關聯,真是讓人驚喜的意外。多認識新朋友果然還是有好處的啊~(孤僻貝樂心之俳句)


PS. 副處長之不拘小節其中一例,請見:落落長的拙文[看看Hand Carry可以搞得多複雜。]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