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盧森(Luzern)的行程還沒講完,但管它的,時序其實不重要,尤其是在我這麼寫寫停停的情況下;就像回頭看自己過往的文字,經常被自己某些認真的表情給笑翻一樣;當自己覺得自己沒達到自己的要求時,其實很多時候旁人根本毫無所覺,弄不清我在疙瘩什麼。我不知道懶散的我原來有著那麼多的偏執,譬如文字潔癖以及邏輯潔癖。


毀了,我又把第一段搞成那樣,跟底下要描述的場景完全不搭,啊~~我累了。


不管,今天一定要寫出那個場景!

 

*川劇變臉*


下榻盧森的次日清晨,我坐在餐廳靠窗的位置,一邊享用飯店豐盛的早餐,一邊望向濕漉漉的街道。街角有家咖啡館,亮著幾盞暈黃燈光,穿著時尚的男女上班族悠閒地啜飲咖啡聊著天;甚至有一名年輕女子,率性地抬起一條腿跨坐在寬闊的木板窗台上翻讀早報。我的週末都不見得這麼悠閒呢,我簡直想衝進那家咖啡館去瞧個究竟。


用過早餐後,我和室友(隨團輔導員)決定前往陳多明在「忘了配音的故事書」中推薦的、遊客較少的Luzern後花園---Mt. Rigi。懷著對幽靜山野的嚮往到了火車站,先到旅客服務中心詢問如何前往,結果好心的櫃檯小姐強烈建議我們不要上山,並把山上的即時畫面轉給我們看:「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戶外咖啡座的桌面是一層積雪,雪狂霧濃,半個人影都沒有。我們只好另覓探險目標。


室友想去蘇黎世踏訪一些美術館、博物館,我則被陽光召喚,決定前往南部義語區的Lugano(盧加諾)。由於沒有先訂位,前往Lugano的冰河景觀列車已經客滿(註),讓我極為扼脕,甚至想要試試看沒訂位上車會怎樣,大不了用站的不行嗎?可惜人生地不熟的,怕貿然行事,萬一半路被趕下車或是巨額罰款,就不怎麼愉快了。


幾經猶豫之後,我終於上了前往Lugano的不劃位快車。非假日的火車上,整節車箱除了我之外,只有一組三女一男講法文的青少年。看來也是來度假的。


一離開Luzern往南前進,陽光就漸次灑滿了空曠的車廂,我左跑右跑地用相機、用雙眼貪婪攝入窗外耀眼的景緻;兩排嫩綠小樹圍繞的清澈溪水,望不到盡頭的麥田和草原,錯落其上童話般的黑色小木屋,遠方山巒上的森林、積雪和山嵐。更美好的是,在我前方與我僅隔一組座位的操法文青少年,不但笑語不斷,還自備手提音響和許多CD,男生充當DJ,不停地換上一曲又一曲熱情奔放的舞曲,不管是法文還是英文、或者還有義大利文,他們都能唱得那樣放情,使我禁不住跟著微笑、跟著搖擺起來,尤其是背對著我的那位稍稍豐腴的女孩,歌喉簡直勝過原唱者,唱出更多味道,也許是他們一邊喝著白酒的緣故。他們自己帶了酒(還有高腳酒杯喔~裝備真是齊全),但喝不夠,又去找列車服務員買了一些。


被他們的火車派對感染,我一路傻笑地到了Lugano,並且從那之後經常咀嚼著那個讓人沉醉的情境,在腦中永遠地烙印下那幅畫面。會不會有一天,我和我親愛的伴侶以及友人也會做著那麼開懷的事,無論在世界的哪個角落,無論生理年齡幾何,但願我的瘋狂與日俱增。


註:昨晚回家一查才確定我真的搞混了。因為客滿而沒搭到的是隔天再隔天由Chur開往(與Lugano同為義語區的)Tirano的Bernina Express。所以當時上火車的心情是沒有一絲遺憾,100%滿懷希望的。果然是一顆相當不可靠的記憶體啊。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ane
  • 厚,我們一定是不知道被哪一隻壞巫婆詛咒過的民族?!<br />
    不然為什麼從小到大沒有人知道可以這樣好康的過日子?<br />
    <br />
  • mabelle
  • 咦,又一個新朋友?歡迎光臨,來杯拿鐵?:D<br />
    <br />
    Dear Diane,<br />
    <br />
    說得好!<br />
    所以我覺得我根本是去歐洲進修如何享樂的。<br />
    台灣大多數人明明錢夠用,卻過得很焦慮,<br />
    我極力想讓自己擺脫那種氛圍的影響,<br />
    並且可以的話,影響他人。<br />
    <br />
    但是在這之前,我得先讓自己不要那麼容易上班上到頭痛就是了。:p<br />
    <br />
    此刻頭還痛著的貝樂 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