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打電話來,並且對於自閉到兩個禮拜後才回電的我沒有一絲責怪的意思。

雖然你人在公車上,我們用的是手機,通常這種情況是沒有辦法好好定下來聊天的,但你仍然給了我溫暖的四十分鐘。你誠懇地娓娓道來婚後對人生的新體會,字裡行間毫不吝惜表達份際之內對紅粉知己的珍視,對日後再次暢談的邀請。這些,使我想起認識你有多麼幸運。

如果沒有與你的對話作為對照,我恐怕不會發現其他的對話有多麼疏離,甚至沒有意識到其中的某些已經不動聲色地斲傷了我。不僅是對象對我的態度,我自己也不擅於導引出這樣的氛圍。我說出口的語言和真正的想法之間,經常有著溫差,而且有著很小的比熱,迅速隨著對象的溫度而變化。

你問我會不會感到孤單,你知道我一向感到孤單,雖然明知無計可施,還是要問候它一下。不過這麼問著的你是否也感到孤單呢?

要怎麼樣才能擁有你說話的溫度?當別人帶著一身刺接近你,你又是怎麼處理?

你濫情的朋友 上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ane
  • 嗯。這個版面很漂亮。:)<br />
  • mabelle
  • 謝謝,我也這麼覺得。好像安東尼的玫瑰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