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晚上,心律不整併發興奮難靜,非常想出去野一野或者只是吃個宵夜,但是沒有適合的伴。心律不整,不知是因為下午在公司吃了三顆Airwaves好讓吃飽就想睡的自己在四點半的TOEIC模擬考保持清醒,還是因為考試帶來的緊張和考後的興奮所致。總分990分,考了個831分,差強人意,沒有拿個全公司第一為處爭光;不過google了一下,發現東元公司給750分以上的人一萬元獎金,雖然模擬不比正式,還是高興多了。想起一考完走回辦公室,正忘情地放聲跟某同事抱怨題目講解有錯,害我愣過了三題,而且黑白照片很不清楚,根本看不出影中人是在點餐還是結帳...等等,卻突然發現旁邊的工程師們一聽到我的成績全站起來看著我,一副見到鬼的樣子,就稍微能夠體會為什麼士弘那麼愛考證照了。


既然不能出去野,只好上網聊天。和聰明異國男聊到Martius引的那句香水電影中的台詞〔自由的秘密是勇氣,生命的秘密是愛情〕,說到我就是以這樣的態度活著,於是聊到何謂愛情。他認為愛情應該是你願意為對方而死,言下之意是哪能像我說得那麼隨便;我說所以要試愛,試到後來才知道能不能成為真愛。他說,在經過了與前女友那段悲劇之後(分手後他一直對她很內疚),他給自己定下了原則:只有決定要結婚時,才找女朋友;只有經過長久的相處,確定對方與自己有著同樣的價值觀,而且可以共組家庭時,他才會向對方表白。


聊到觀察對方,一向羞於問這種問題的我趁機問他對我的觀察和判斷。敏感的他這樣回答:〔嗯...但妳為什麼想知道?想像一個溫和保守的台灣中學老師,他的判斷應該會和我的相似。〕這樣說我就全都瞭了。不過我倒是從沒想過一個保守的中學老師對我的看法會是如何。一個煙視媚行的蕩婦嗎?呵,我的形象經營得可真成功啊XD。


聊到一種無語問蒼天的境界,小三正好及時出現。小三不愧是小三,聽到這種戀愛方式,馬上抓到重點,回說如果是她,會這樣嗆回去:〔你把它當成一種儀式嗎?愛情是你樂意去控制的東西嗎?只要你愛了,你就享受那盲目和痛苦,伴隨著其他一切。〕〔Shit... 你幹嘛委屈自己。〕最後這句真是窩心。北鼻,我根本不知道我在委屈自己啊,我只是憑著我花痴的本性活下去而已,呵呵,誰叫老天讓我Born to Love,卻又把Lover藏起來。但是我現在有個好方法!


我必須有一個精神寄託,在愛情上。於是我設定一個飄邈的、介於過去與未來的、彼此動心的人物,做為投射的對象,而且是一個有著真實可能性的。有這麼一個難以打敗的人物作為對照,我為求愛情無意識妥協一切的症頭,應該就會好很多,才對XD。當然,如果有朋友在旁邊罵我Shit,那就更有效了XD。


週六,大概是興奮未退,一大早就醒來。上過網,到對面麥味登吃早餐,一個培根蛋三明治配純喫茶檸檬紅茶,就讓我撐得很想走路去紐約。盤算著周末要怎麼過,這問題太難。原本想去豐原找Joyce,她卻剛好要跟朋友去淡水。不想北上,又不能太遠,腦筋只好動到彰化的前前男友身上。我都還沒見過他據說個性跟我很像的老婆和可愛的女兒,他本人我也四、五年沒見了,每次都陰錯陽差地見不到,索性就由我專程殺下去吧。


〔我可以去玩你女兒嗎?〕〔可以啊,不過我們要去台中衣蝶逛街耶。〕〔那我也去好了,我只是想搭火車,卻不知道要搭去哪裡。只怕會打擾到你們的Family Time,你要不要先徵求你老婆的同意啊?〕〔沒關係啦,你就來吧,我們到時再連絡。〕


又打了通電話跟Joyce確認她何時回豐原,看來好像會在台北過夜。〔好吧,我們可真是捉迷藏捉得徹底。那我只好乖乖回家睡覺了,誰叫我沒有朋友可以找了。〕〔誰叫妳平常不多交點朋友。〕〔我盡力了啊~我都這麼隨和了,還是交不到朋友啊~〕Joyce每次聽到我自稱隨和都很有意見,但她還是愛我愛得緊,呵呵。


很開心地把厚厚的〔傅科擺〕放進包包裡,就出發去搭火車了。趁著火車還沒來,又跑去眼鏡行幫鏡緣補色。新來的年輕美眉知道我要趕車,還是很鎮定地、緩緩地進行著去色、選色的動作,我都快被急死了。對於我要求的粉紅、藍、黃三色,她似乎相當難以接受,硬是鐵腕地幫我上了粉紅和橘色。我相當含蓄地說,這橘色讓我想起金紙上面的鋁箔,她還是不以為意。上著粉紅色時,她說怕我趕不上火車,是不是上雙色就好了,我想這裡似乎沒有我置喙的餘地XD,便說也好,要是真的來不及乾,請他們借我一根拐杖去搭車。旁邊的男孩聽著笑了。幸好戴上去還挺好看的,女孩擔心地說會不會太鮮豔了,曾有人第二天又來要她洗掉;我笑說我只怕不夠華麗,有沒有同志的五色彩虹,我想試試。我已經被說過像老師了,很可惜這不是我喜歡的形象,太嚴肅了。


選了有位置的自強號買票,上車卻發現座位上坐著一位中老年婦女,於是站著。才發現這班火車居然50分鐘就到台中了,真讓人驚喜,正常時間至少是一個半小時。到了台中車站,看到干城的指標,想起四月底時扭傷了腳,在干城車站遍尋不著客運站的慘狀。這次則是一到台中就下雨,來回走了兩、三個Block,問了四、五個人,才終於找到在哪裡才能搭到開往衣蝶的車。離峰時間,統聯75號行經衣蝶百貨的車,40分鐘才有一班。我等到只差一點,就要跳上計程車了。公車開了半個小時才到。其間,前前男友來電,他們已經在衣蝶吃完午餐了;此外,他告訴我,他沒有告訴老婆我的真正身分,只說是大學時代的朋友。我聽了很訝異,卻沒多說什麼。如果我的丈夫這樣對我,我會非常傷心。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蛋
  • 什麼都”真的”不知道的女人,很幸福;<br />
    不過,男人們,請注意,女人什麼事情都會知道的。 
  • mabelle
  • 親愛美蛋,<br />
    <br />
    妳這些話讓我在猛點頭之餘,也感受到一旁的男人們正在抖得不知如何是好。<br />
    呵~<br />
    <br />
    後來,我在MSN上跟這位前前男友又聊到他為什麼不告訴老婆實情,她有那麼<br />
    愛吃醋嗎?他說:"沒有啊,但是不想冒險。" 而我已經懶得再說什麼了,<br />
    很高興我們分手了。。。
  • mabelle
  • 如果我和丈夫的感情強度不足以讓我放心、大方面對他和前女友見面的場景,<br />
    我會覺得這個婚姻是錯的。以這樣的高標在要求,如果我沒有慎重再慎重再結<br />
    婚,我可能會離婚很多次吧,呵~<br />
    <br />
    可是,我到底能不能泰然地和丈夫的前女友相處,而不去想像他們以前的恩愛<br />
    樣貌呢?嗯。。。難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