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加里山的路上,一邊喘得不想說話,一邊就琢磨著要不要寫遊記。似乎沒有太多花絮想說,但是等到在雨中千辛萬苦驚險無比地回到了山腳下,我知道我不能連一篇文章都沒留下,就讓這段回憶淡去。這是一個有可能出現在每個參與者的迴光返照精選集中的重量級回憶。


位於苗栗縣南庄、鹿場再進去的加里山「標高 2220 公尺,山頂有一等三角點,天氣晴朗時可於此眺望樂山、大霸群峰、聖陵線等,是苗栗縣境內有名的中級山。」(這裡有極具代表性的照片)據說,總長3.2KM到山頂的路程中,難的是最後的0.5KM,必須拉索攀岩。



的確,在前面的2.7KM,雖然我為了跟上帶頭的每天游泳1KM的JC的速度,走得並不輕鬆,但比起上週的盤石古道衝山之旅,這裡的坡度簡直就像在沙灘上漫步一般,讓我們兩人非常納悶「這就是傳說中很難爬的加里山嗎?」



當然,事出必有因,無風不起浪,加里山之所以讓江湖中人聞之色變,也不是空穴來風。在我們看到這一片佈滿盤根的巨岩時,剛好遇到兩個歐吉桑以猴式攀爬下來,他倆很好心地警告我們:「後面很吃力喔~」這話雖然帶來一絲不安,但仍心想「再難也不過就500M,有什麼可怕?」更何況我大學時就去過玉山十八羅漢洞了啊~



爬上第一片巨岩後,竟然必須由一塊綠得發亮的青苔岩側縫隙下去,根本沒有踩腳處,JC在底下想要幫我,卻無從下手,最後我一咬牙,縱身跳了下去,差點沒把JC嚇死。要爬第二塊時,也是一整個難到不可思議。我心想,如果後面都是這種情況,那我真是準備十副骨頭來摔都摔不夠吧?人家玉山十八羅漢洞,雖然也是在巨岩縫隙中爬上鑽下的,可至少人家還有繩子啊,而且沒有長得那麼美麗、包覆得如此嚴實的青苔啊!更何況,當初每個難關都有一個以上的猛男待命耶~


一直到我即將爬上第二塊的時候,下山的一對夫妻困惑地看著我,說:「你們從這裡上來嗎?」我心想「難道我看起來像在下去嗎?」我答:「對呀~這未免太難爬了吧,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嘛!」她說:「我們是從旁邊這條上來的耶。」我驚呼:「那邊比較好爬嗎?」她說:「對啊。」我:「。。。。。。」很好,JC,這樣就對了,人就是要選難走的路走,才會有所成就......


好不容易脫離Mission Impossible的惡夢,接著雖然是不需要跳躍的地形,但仍然是必須如履薄冰般地謹慎小心才能全身而退,不致一腳踩滑墜入萬丈深淵,而且一塊爬完還有一塊,這500公尺簡直沒完沒了,動腦狂JC還在換算著「五米挑高為一樓,400公尺的話,就是還有80層樓」,靠,這樣聽起來是有比較輕鬆嗎?


好不容易到了山頂,只見霧中有霧還帶雨,霧團們輕快地飄來飄去,什麼聖稜線啦、大霸群峰啦,你就自己拿出筆來畫上去吧;不過我是壓根兒忘了這山頂上可以看到那些景色的說,所以也不覺得遺憾啦。倒是這雨來得既狂且驟,差點沒把我冷死,還好多帶了一件襯衫。我就這麼撐著傘、穿著襯衫,坐在石頭上打起盹來了。在J30第二批和第三批人到達之前,山頂上好安靜,天氣好的話,真想在這裡搭個帳棚,呵呵。


過了好一會兒,在我吃完充當午餐的煎包並且睡了一覺之後,終於聽到熟悉的人聲,J30後面七個人陸續抵達了,包括士弘。在快到山頂,JC和我坐下來閒聊時,我們甚至想要打賭士弘會不會爬到最後,畢竟他原本選的是簡餐組,走到避難鐵皮屋(1.7KM)就算達成任務了。這會兒他居然出現在山頂,實在太驚人了!


這幾乎都是Judy的功勞。


我認識士弘時,是大學聯考前的未滿十八歲,那時他身材標準,臉蛋俊美,舉止雖然謙謙,眉目卻帶著一股藏不住的倨傲。後來他說,那是他此生絕無僅有的黃金時期,因為當時身為空手道教練,每天練武的結果,才足以使易胖體質的他保持標準身材。後來,當兵之後,也許是徹底地解開從前的種種禁錮,他越來越放鬆,同時為人也愈見敦厚;總之,最後形成今天這樣一個爬起山來非常吃力的身材。



看似隨和的士弘,其實非常固執。今天要不是身為女友的Chibi打從心底關心他、為他好,而且擅於在半撒嬌半鬥嘴之中說服他,外軟內硬的士弘是不可能來這一趟加里山的。至於超過簡餐組目的地(1.7KM)之後的行程,我猜想因為Chibi也沒來過,不能確定會不會超過士弘的負荷,因此她應當不會太鼓吹士弘走完全程。倒是已經來過一次的Judy,為了讓這次的行程皆大歡喜,在士弘伉儷落後的時候,特地緩下腳步,故做輕鬆地連哄帶騙,將士弘拐上山頂,換來全團的鼓掌歡呼。



===================引用士弘的描述===================

下山回到豐美溪旁,大伙兒在休息等我。
四代目JC:「徐士弘~!你沒有堅守簡餐車掌的職務!」
士弘:『沒辦法,遇上全餐服務生,就……』
Judy 笑,陽光般燦爛。
小乖:「哎呀~,士弘碰到美女厚~就沒有扺抗力啦~。」

嗯~~,其實~~,一切都是為了士弘心愛的小比鼻呀~~,
托叔叔的健康,是小比鼻的幸福哇~~。

===================引用士弘的描述=================== 
 


眾人在山頂三角點周圍,各據一石,拿出午餐快樂地狼吞虎嚥。士弘一邊吃著超大的麵包,還迫不及待地拿出復刻版的紙牌遊戲「聖胡安」,張羅著JC拿出豪華的天藍色雨衣鋪在地上當作牌桌,硬逼著Judy陪他倆玩一場史上最高海拔的牌戲;不一會兒雨斗大地又下了起來,沒帶雨具的Judy可憐兮兮地捨命陪君子,兩個眼中只有牌戲的傢伙竟將傘撐在紙牌上方,而讓Judy單薄的肩背就這麼淋著雨......

<<--- 註:這張是小乖拍的。


雨越下越急,毫無遮蔽的山頂風勢更是強勁,為了不凍死在山頂,我們必須冒雨下山。你可以想像在長滿青苔的巨岩上又下著大雨的摩擦力有多小嗎?可以的話,再繼續想像一下經過了彷彿一個世紀,好不容易離開岩石區,面對的卻是漫漫長路近墨色的軟泥和蔓生其中發亮的樹根吧。如果不是士弘揀了一根長樹幹給我充當登山杖,我也許到現在還蹲在那山上哭吧。


在岩石區中途,一路上跟著/帶領我們的嚮導--黃色土狗(餵牠一顆10元的煎包的士弘為他命名Henry)不知哪根筋不對勁,每每衝到一個下坡起點時就擋在必經之路上,擺出出恭之勢,讓我們走也不是、等也不是。JC笑說:「我不該餵了牠整包的消化餅的,害牠消化太好...」。在其中一個下坡起點,為了閃牠,我整個滑坐在地,手肘和右臀雙雙掛彩,只幸好沒有直接滑到山下去。雖然我在山頂上表達了希望有個高空索道讓我直接滑下山去,但也不用這樣七折八扣之後才實現我的願望吧?


回到新竹,在山東館中,又是一陣丐幫式地狼吞虎嚥。好容易回到了士弘的卡牌民宿後,我二話不說洗完了澡,用伸展帶拉過筋,就從8:30PM睡到了第二天8:30AM,太過疲累的關係,中間驚醒很多次。第二天起床後,還是沒看到士弘,倒是發現我裹滿泥巴的髒衣服已經被士弘丟到洗衣機洗好、晾好了,長褲還洗了兩次,雖然還是髒到穿不出門。原來前一晚送Chibi回中壢後,十點多回到家的他,不但混到十二點睡,第二天一早還五點半就起床,去教會作禮拜。天哪,所以原來體力最好的是士弘?


第二天是個輕鬆的週日,從十點出頭JC抵達、十點半出頭新朋友Snotling抵達,一直到下午一點喇奇抵達,稍後的Judy,再來是Tommy和朋友一群。馬拉松地玩牌玩到晚上近七點,好不容易士弘收斂了點兒,沒玩到家教學生來等士弘老師結束遊戲,結果竟然換成學生遲到,真是搞笑。


新朋友Snotling非常懂事,又聰明伶俐好相處,不過說什麼「(連規則都搞不清楚的)小貝如果贏得了這場海洋版卡坦,下個禮拜天的早餐我請!」是怎麼回事?你不知道你這樣一講,大家就會聯手讓我贏嗎?哈哈哈~不過,要吃到你請的早餐,我得多早起床才趕得上啊?有誠意的話,改請午餐怎麼樣?

 

延伸閱讀:小乖寫的遊記→J30之加里山大挑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belle 的頭像
mabelle

警幻覆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