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無法預測正式接產品工程師之後,可以維持多久地工作愉快,這條新線段可以拉得多長然後不支。不過無論如何,在終於跳離了歷經五個老闆、歷時七年半的秘書職務後,每天在唸著電子學、偶爾與客戶聯絡之外的大片大片時間空隙中,幫主管翻譯專利Paper、翻譯作業指導書,甚至幫部門主管開英文課,做著這種種簡直就像大學或中學時做的事情,都讓我覺得宛如被壓在泳池底一個世紀之後,終於得以衝上水面大口呼吸一樣幸福淋漓。


光是不用再在每早九點半走進會議室,參與那日復一日冗長無效、結案又開案、議題循環反覆、徒增主管推諉能力的會議,還得正正經經、確確實實、毫無異議地做會議記錄,就讓我暢快感動地幾乎狂笑出聲;更別提搬離了二樓,再也看不到某個寬厚待己、暴戾律人、公器私用、粗魯無文、流氓都不齒的沒品長官,是多麼讓人快活的一件事了!


已經忘了之前痛苦了多久,才蹣跚走到今天這一步。現在的我,深深地覺得,如果工作讓你痛苦,那就換吧,多撐無益,多試無害。不過就是工作嘛,再怎麼不濟,也不過就是薪水低了點,福利差了點,又怎麼樣呢?人生基本需求其實是非常低的,千萬不要被病態的台灣主流價值觀給蒙蔽洗腦了,本末倒置地讓不得已的工作主導你的人生。人生,其實沒有那麼多不得已,只是要訓練自己多些勇氣,如此而已。希望我那還在職場苦海中的小妹,也能早點衝上來呼吸,加油!我多麼希望我使得上力。(幹嘛又不小心押韻啊?@_@)


以下順便附上前幾日發現的,關於工作與快樂的好文章倆篇:

如何才能去做喜歡的事情

怎樣知道你喜歡做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belle 的頭像
mabelle

警幻覆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