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七夕,除了幾天前因為好奇而點進瑞典單身戒Singelringen的廣告,心動卻還是沒有行動之外,這個節日並未帶給我什麼情緒上的衝擊或生活上的打擊(今天一早老闆問我為什麼沒請假。這不算打擊,算防守。什麼跟什麼:p)。但是,今年牛郎織女應該是比往年激動許多吧,才會讓我感應得猶如倏遭雷殛,莫名其妙對一個在個人歷史中猶如千年以前的傳說發狂似地追究。

對於自己一路在愛情的泥沼中,衝鋒陷陣、遍體鱗傷到了32歲,還是任性天真狂烈無比,真是感到驚人地無可救藥、難以置信,卻又無可奈何、身不由己。為了確定一封信之寄達與否、讀取與否,竟然興起hack進對方信箱的不道德想法,我簡直不齒我自己。這跟趁對方不備,偷看對方洗澡,有什麼兩樣?噢,後者還有情趣可言,還有不激怒對方的空間。

其實比較嚴重的是,無法忍受有疑惑而未獲得解答。雪上加霜的是,對當年自己的反應所產生的疑惑。當我現在才發現一些當年似乎沒有發現的蛛絲馬跡,當我發現我可能錯過了一些幽微的線索,因而導致了不同的結果,我驚駭莫名。無法接受是自己的遲鈍,造成了嚴重的錯過。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