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下午兩點到五點,參加在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禮堂舉行的蔣勳演講,這場是台灣應用材料舉辦的藝術季 系列活動七場中的第一場。講題是梵谷從出生到搬去巴黎之前、在荷蘭的青少年時期。

大約一點抵達,配合妹妹們要去看電影的時間,所以提早到了。到了現場一看,呼!還好提早到了,再晚一 點可能要坐在舞台前的地板上仰望三個小時,把脖子都仰斷了。禮堂座位可容納五百人,最後連走道跟舞台 前地板都坐滿了,還坐不下,在幾位知道蔣勳風格的過來人(包括我)慫恿之下,主辦人終於讓擠在門口動 彈不得的一小撮人坐上了舞台一側,演講在延遲了十幾分鐘後得以開始。

倒帶,記一下排隊時的事。

在外面排隊的時候,打開了魔戒前傳打發時間。由於獨自前往,沒有人可以和我輪流排隊,一邊竭力忍住蹲 下去休息的衝動、保持既優雅又帥氣的站姿閱讀著,一邊在心裡咒罵「沒事穿什麼鬼高跟長靴來這種場合, 值得嗎妳?」

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對前中年熟女,左女問右女要不要一起去聽不久後將在桃園舉辦的楊宗緯演唱會,穿著淺棕毛短靴、高級薄毛料咖啡色系有著浪漫花紋短裙的時髦右女說她沒聽過楊宗緯。話中夾雜一兩句英文,有種待過西方國家的氣息。我很想跟左女說,票送我,我陪妳去好了。我果然是不放過任何便宜的歐巴桑啊!

排在我後面的是一對中年夫妻。兩人在互相拍照,中年男子說「妳這樣完全逆光」,中年女子說「哎呀,你 拍就是了,不要管那麼多」。拍完照站回隊伍,男子對女子說:「說句會被你們這群瘋子打的話,"一群沽名釣譽的人"。」女子好像又說了第N次的:「我不喜歡你這樣。」

我不負責任自以為是地想像著這對夫妻的結合原因及相處模式。其實我沒什麼想像力,所以也沒怎麼多想。 只是在心中再次警覺,寧願獨身終老,也不要心靈距離如此遙遠的伴侶。對陌生領域無知或許可以原諒,但 封閉與自卑就是另一回事了。

演講開始之前的暖場音樂很熱鬧陽光、富感染力,是一段CF的配樂,投影機放映出來的這段CF風格很像是 Apple的廣告,我很納悶為什麼不是Applied Material的廣告,難道是我將Applied錯看成Apple嗎?台灣應材有在做太陽能設備(CF有提到)嗎?

開場前那名跳到舞台上示範舞台也可以坐觀眾的、與我同齡的男子,長得簡直像是年輕時的蔣勳,散發出陽 光般的熱情活力,是一位(中學?)老師,幾名學生來找他,坐在我後面那排。對於陽光藝文美男沒有抵抗力的我,一度準備好名片想要遞出去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在不小心聽到他與旁邊女生對話說到他媽媽逼他結婚...等等,他恍然大悟男生沒有高齡產夫的問題(精子永遠是新的、卵則不是)後,瞬間冷了好幾度,嗯,這算常識嗎?幸好我很容易冷卻,不然整天灼傷自己或別人未免太悲慘?

至於演講內容,當然是享受到幾度睡著啊。還好有帶Airwaves,還順便拯救了坐我右邊、清大來的中年女子。聽完了上半場之後,左手邊的後青年熟女問我,下一場還會來嗎?當然會啊,Airwaves多帶點就是了。: )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a
  • 你都聽到會睡了還不是湊熱鬧、附庸風雅 ?

    那位先生未必是封閉自卑。

    像你聽不下去卻覺得聽就對了,參加就有氣質了,本來就是非常錯的。

    況且你也沒那個程度去了解其實蔣勳本人程度就大有問題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