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中大概少有如此緊張而又放鬆的週末。

早上九點聽見爸、媽和小妹在客廳的對話聲,提到要等我一起去投票,於是再賴了幾個輾轉便翻身下床。和媽媽妹妹一行三人在陽光下散步到位於廟裡的投票所,總統選票與公投選票分據兩桌,負責發公投選票的人安靜到像在玩木頭人,或像是以保護色隱身於枯枝上的枯葉蝶。爸爸沒去投,他說「走了一個尿失禁的,又來了一個滲屎的」,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台語的俚語真是傳神到讓人傻眼哪。

投完票,離午餐還有一些時間,騎著機車到金石堂晃晃。翻閱Anobii讀友書評一致叫好的「轉山」,除了紮實的長篇文字之外,還有不少頗有質感的旅遊照片,七九折,掙扎了幾下,還是放回去,等手上借來的書看完再說吧。轉悠之間,視線被一大疊顯眼、巨大的、綠幽幽的精裝書「高貴的野生」給吸引,作者是清海無上師。


帶著深深的好奇,我輕緩地打開這本由著名宗教人士寫的大自然探索書籍。才看到她自序的第一頁就讓我睜大雙眼了,真不容易啊。她破題說,生物的高貴程度以其個體是否有「名字」來判定,所以人類最高貴,雞鴨次之...等等。那麼讀者當然很好奇,這理論哪裡來的囉,答案是:她與生物心靈相通所體會到的。


我心中一陣無言,如果她此時能與我心靈相通,應該會體會到我有多麼不高貴吧?XD 繼續往下翻,知道了她是越南人,十八歲到英國留學...等等。很期待可以看到她的文筆及攝影天份,可惜在我耐心耗盡之前,未能如願。只看見一本正經的濫情配上小學生般的用字遣詞,以及顯然由信徒所組成的"Book Group"所寫的頌讚之辭和經過一堆人所後製的照片。對了,所有工作人員的姓名皆以英文出現,而且那姓看來都是華人,那名當然是英文的菜市場名,不知是不敢用中文真名示人還是怎麼著。


嗯,我大概可以猜到為什麼她有那麼多信徒了。她淺顯易懂,她不吝於一再地說我愛你們,她隨時不忘向可能的讀者或聽眾打招呼,她看來充滿女人味,她看來感情豐沛、天真無邪,她看來柔軟如絲。


啊,好一股正面的力量啊,要是她不斂財就好了。XD 呃,這是維基百科說的,不是我說的,請她的信徒不要來找我算帳,謝謝。


看完了笑話,神清氣爽地買了沙茶魷魚羹米粉回家吃,真是美味極了,寫著寫著我又饞了起來。


把魷魚羹米粉掃個精光之後,在高速公路數度不知不覺地飆到130KM,使我不禁懷疑我的右腳是不是被附身了...... 應該不會收到罰單吧,阿彌陀佛。


跟著路標,竟然毫無繞路地到了科學園區管理局,真是感動啊,台灣的路標毫無錯誤地把我帶到目的地耶!這次學聰明而穿著平底鞋的我,迅速地加入「蔣勳講梵谷 II」排隊的人群中,打開偷書賊開始看。隊形呈7字型,前半段是靠牆的,所以可以靠牆而坐,我跑去跟轉折的第一人說,可否繼續沿牆而排?那個背著雙肩包、讀著某本天下出版的書的與我同齡男子說工作人員規定要這麼排的,於是我乖乖回到隊伍站好。然後我邊看書,邊觀察那名長得不錯的男子,他讀得十分專心,看他背背包的樣子和一些細微的動作,我懷疑他是gay。說到gay,想起大學時代,我和士弘共同的朋友「小時」,有次帶著他的招牌賊笑對我說:「這傢伙(士弘)九成是個gay,妳穿這麼辣他還沒反應。」哈哈,想想個性剛直的士弘居然能跟嘴這麼賤的小時當了那麼多年的好朋友,......其中必定有詐。*誤*


這次坐在第四排,前三排都是保留席,所以相當於可得的第一排,非常好。拜獨自前往之賜,才得以坐進空出來的一人座位。我左手邊靠走道的男生,穿著是典型的園區工程師Style,粗格襯衫、卡其褲配涼鞋。這次的演講內容比上次討喜、精采得多。梵谷到了巴黎之後,半由於巴黎的好天氣,半由於結交了同樣愛畫畫的朋友(同畫室的高更、秀拉...等),他的作品從黑白灰瞬間變成了天藍、銘黃、嫩綠...等高明度的色系,我簡直愛死了他那些並不出名的巴黎初期畫作,巴黎的春天在他筆下靈動得醉人、浪漫,簡直像磁鐵一樣把人吸入畫中的巴黎。此外,非美術科班出身的梵谷,猶如海綿般非常開放地吸入巴黎這個國際大都市所能提供的世界各國畫風,其中影響他最鉅的是日本的浮世繪版畫。當蔣勳老師秀出一幅用油畫繪製的賞櫻圖,而畫的兩旁是巨大的一副漢字對句,老師說「他甚至還想描出漢字」,全場爆笑,梵谷真是太可愛了。看著他「畫」得歪斜,卻近乎九成正確的漢字,真的非常感動。很少看見如此尊重東方,如此謙卑的西方人。


坐我左首的那名工程師打扮的男子,隨著演講內容,總是在正確的時機,爆出一聲聲爽朗的笑。甚至在蔣勳老師一秀出那幅有著漢字對聯的畫時,在老師說話之前,他就反應過來,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語:「他居然會寫中文!」我很喜歡那爽朗坦率的笑聲,和敏捷的反應。心想,和這樣的人當朋友應該會很快樂吧。於是,我又琢磨著要遞名片了XD,搞得自己很緊張。已經把名片拿出來了,卻找不到適當的時機和開場白,最後,放棄。安慰自己說,沒關係,有緣的話下次還會遇到的;還有,如果他真的有我希望的那麼爽朗大方的話,也許先遞名片的不會是我。XD


聽完演講,馬英九已經領先了超過一百萬票,放下了一顆隱隱緊張的心。轉眼間,已經八個年頭。2000年3月21日是我和P見面的日子,我們都投了陳水扁。如果那時馬英九出來競選,會不會就不會有這一段兩年半的難忘戀情。不過那時我們哪知道陳水扁可以不堪至此呢?住在高雄的他們,應該夫妻投的都是謝長廷吧?


話題回到我一不小心就讓愛好平靜的自己身陷緊張刺激情境,包括向陌生人搭訕遞名片,包括靠著自己的柯男天性找到可能帳號、將年輕有為的客戶主管加入Skype。也包括把車停進管理規則詭異、實際運作狀況不明的試辦臨時停車場過夜,然後在深夜十點要回家時,看著自己的車被鎖在停車場內,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好不容易央得值班人員的幫忙,要幫我聯絡已經回宜蘭度假的主事者(而且隔天週一還公休咧),才發現廣場的另一側有個被破壞的缺口,正好可以將車駛出。擋風玻璃上還發現了兩張停車繳費單,總共是180元,誰說假日不收錢來著?原本我是停在果菜市場旁的牆壁前停車格,因為完全沒看到禁止停車的告示。結果S來接我時,指著花花綠綠的牆上極不明顯的白底紅數字,說「一看就知道這是私人出租車位啊~」ORZ,是我瞎了還是這牆太花了啊?總之,在週日的夜晚,我嚇出一身冷汗之後,事情終於得到圓滿的解決,S很會安慰人地說:「幾百塊的停車費很好了啦,比車子被拖吊便宜得多了。」也是啦,180元也不過相當於在台北停車三個小時而已吧~


話題再次跳回馬英九當選第22屆中華民國總統。看到自己國家元首是這樣有氣質而講理的人、而不需要大罵「碼的講那什麼白痴話」時,真是充滿了欣慰。台灣的未來真讓人期待,而這多年來被政客操弄的族群分裂,需要耗時多久才能弭平傷痕呢?聽聽梵谷的故事,也會有神奇的功效呢我發現。


Reference:清海無上師(維基百科)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