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後練習了一天,週一排休時,立即又到老師家報到,很快地學會輪針的打法。回家後認真勤奮地趕進度。到了週二深夜(1/20),已經完成了4/5吧,在鏡前試戴著,淺藍中隱約顯現出深藍條紋的帽子覆蓋著我金橙色的頭髮,好看極了。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我竟然被這美麗的畫面興奮得整夜想著怎麼辦我好喜歡這頂帽子、要幫自己也打一頂嗎、那要配什麼顏色的衣服才好看呢、想像著我在耀眼的冬陽下戴著這頂帽子配著美麗的衣服閃閃發光…… 就這樣,我居然因為自己即將完成的毛線作品”可能”的美麗而失眠了!我簡直要被自己這種行為笑死。
像耳機的那個就是輪針


於是 1/21 --- S生日當天,我只能請假在家補眠。下午起床後繼續趕進度,到了晚上,一時恍神,錯了一針;由於這種針法有點複雜,一旦打錯極難補救,甚至連老師都沒輒,直到後期老師才慢慢摸索出來;因此,我立即飛車到老師家求救,想說請老師幫我修一針,我就可以繼續再打完了。結果,晴天霹靂,老師將帽子翻面一檢查之下,發現大約在開始了1/5的地方有錯,必須拆到剩下1/5。


老師說這應該是打到那裡的時候,帽子被內外翻轉了,造成毛線逆向打回去。可是我記得我沒有翻轉過帽子。但老師說我打的時候,已完成的部份相對於輪針的方向不對,有可能是學打輪針的那一天,她打了一些後換手讓我打的時候錯的。可是,誇張的是,老師從頭到尾沒教過我已完成的毛線相對於輪針的方向是有講究的。老師說這個錯誤她也犯過,很多人都犯過;我…… 我只能很婉轉地跟她說:既然這個這麼重要又易錯,那老師下次教人的時候應該要強調一下比較好吧。老師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點頭說:是啊,應該要講一下的齁。唉……


拿著只剩下1/5的毛線回家繼續努力,雖然趕不上生日,但看來應該趕得上過年吧。春節假期會很冷,我一定要趕在S放假返鄉前交到他手上。1/21是週三,週五晚上須完成,經過週四午休時(我帶去公司打)的計時,換算出來我應該可以打得完。


週四晚上趕進度時,我右肩已經酸痛到我不斷想像著一把東西交給S並送他去搭車後,就要立即去泰式按摩好好慰勞一下自己。結果為了讓右肩不那麼酸,我改用左手拉線的、我不熟的打法,於是開啟了另一個災難。。。。。。


左手打了一圈多後,我發現錯了好多針,於是試著自己拆掉重打,結果試了好久之後,仍然無力回天。只好硬著頭皮,打電話向老師求救。雖然老師不喜歡學生晚上去打擾她,而且她感冒還沒好一直咳人很累,加上快過年了有很多事要忙,可是我實在是情勢所逼別無他法,也只好硬著頭皮打這通電話。結果,手機沒人接,室話一直忙線中,我猜想一定是老師在講電話,因為她家的電話幾乎都是找她的。所以,我管不了那麼多了,拿起傢伙,立即飛車到老師家。客廳亮著,但沒人在。再打一次室話,是師丈接的,說她去全聯社買東西了。


我心想,去全聯社應該不會太久吧,於是就在門口等她。等了好久,心中十分忐忑,幾度想要騎去全聯社找她,卻又忍下來了;每當有機車經過這條暗巷,我就緊繃一次,準備要向歸來的老師說抱歉來這邊堵她。在鄰居小孩的哭聲中,我在巷中來回走動,甚至走到陰暗角落的戶外健身器材做了幾次拉舉,伸展了一下肩頸。從晚上八點等到了九點半。我獨自在暗巷中品味著因為無法自己獨立作業(補救打錯的針)必須一再求人而產生的沮喪無力感。仔細想想,這種感覺分明很像我剛轉調產品工程師時,面對刁鑽不講理的客戶,和無能、敷衍的partner,卻因為對專業不熟,而處處掣肘,不能瀟灑展現出本色,只能在同時生出七、八件重大客訴的混亂局面中載浮載沉,幾乎就要滅頂。想來真是恍如隔世。


九點半,老師回來了,她笑著說她不是去全聯社,是串門子去了。也寬慰我說,都是這樣的,她當初學打毛線時,要是打錯了沒解決,是根本睡不著的。她就常常半夜起來打,結果第二天發現前一夜打的都是錯的,呵呵。


週五,是過年前最後一個上班日,我必須要在這天完成。而且老師說長度要再長一點才好看,所以比之前預計的還要再多打一點才行。為此,我在心中打算著,要請兩個小時的假去找老師,把前一晚最後又打錯的那一針再修補過,並且在老師的身旁趕進度,免得又有意外發生。就這樣我沒吃午餐補完眠(睡眠不足到頭昏腦脹)後,趕到老師家,打了兩個小時後再回去上班。結果回來沒多久,近五點時,處級主管說沒事的可以先走,但同公司的小妹還沒忙完,於是我便躲到車上繼續趕進度。


打開毛線檢查一番正要繼續打的時候,又晴天霹靂了!剛剛老師拆完再給我打的一開始就又錯了,所以那兩個小時又白打了,而且又得再去找一次老師了。電話中,老師說,糟糕她六點半要回去吃提早吃的團圓飯耶。於是我只好催小妹快一點,小妹不到五分鐘就出來了,臉色很難看,怪我這麼趕。


老師也快瘋了,她本以為上一個作品那麻花那麼複雜我都沒問題了,這次這個應該不會有問題才是,結果出了這麼多問題。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在於她沒有預習那個圖樣,過分自信,沒有備課。而且上面都是日文,我和她都不懂日文。那時我多麼希望我精通日文啊!


終於,那是這頂帽子最後一次向老師求救了。我乞求老師幫我打回我原來的進度,不然我真的不可能在當天完成了,老師也很好心地一直幫我打到六點半才出門去赴宴。然後我帶著只差兩三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帽子,回到家吃完飯洗完澡,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打完最後幾圈。最後終於成功地在九點多完成,還來得及去搭火車。


那是個寒冷的夜晚,月台上,我戴著剛完成的帽子,對著鏡中的自己微笑。雖然,帽子好像大了點。老師的估計似乎不太準呢,S戴起來也覺得有點太大了,但如果在裡面再套上那頂有功能沒有外表的 wind stopper,那就完美了。
帽子_深藍面


誠如老師所說的,我會一輩子記得這頂帽子的。至於那條才打了一點點的圍巾呢,春節期間我只打了一個晚上,就一直放到現在未曾動過。我想,我還需要一段時間來使我淡忘打這頂帽子途中所一而再再而三感受到的不適感吧。
帽子_淺藍


而且,天,變暖了。也好,謝謝毛線伴我度過難熬的冬日漫漫,我喜歡的季節正慢慢地向我走近~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udy7618
  • 看起來挫折雖多
    完成之後應該很有成就感
    這位收到帽子的S應該有感動喔! ︿︿

    PS: 小貝是去哪邊學打毛線啊?
  • 其實作品完成後,並不滿意耶。前兩天去跟老師清帳,才聊到這帽子感覺太大頂了,而且不夠挺。老師想了想說,那應該要換小一號的針。(好想跟老師說:老師,那我這個10號的輪針可以跟你換貨嗎?這樣買下去,何時是個盡頭啊?)

    是在奇摩知識家找到的鎮上唯一的毛線材料行,開店的就是個擁有數十年毛線教學經驗的老師。詳情寫在"圍巾"這一篇了。

    mabelle 於 2009/02/16 22:14 回覆

  • +0
  • 那個麵包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
  • 是真的很好吃喔~蕃茄咖哩洋食館的招牌應該就是它的烤Bagel了吧。有次J30聚會就在那兒,我忘了你有沒有參加?

    mabelle 於 2009/02/18 19:46 回覆

  • 帕格妮妮
  • S真幸福

    看完我真的覺得S是依個非常幸福的人耶~

    不過對你的求知慾也相當佩服,打毛線真的是需要耐心,要是我打錯了一定會生氣罵爽熊的。
  • :) 不知該怎麼接,呵。我覺得這樣遠遠不夠幸福。*顯示為藉機幫自己打廣告*

    求知慾也是,騎虎難下也是,呵呵。

    想到你罵爽熊的畫面,就想到光陰的故事裡面的孫一美罵許一元。XD

    mabelle 於 2009/03/11 2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