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週會宣佈了我的新老闆人選,承蒙上天眷顧,真的是副座直接接掌。

1969年次已婚有子的他,跟我一樣是天秤座,隨和搞笑好相處,但罵起人來也是聲勢浩大(這個「也」字是相對於我。有次我罵總務一個不可理喻的屢犯豬頭,整個辦公區竟不約而同肅靜聆聽,不在場的事後亦向我表達因未能躬逢其盛而產生的萬分遺憾,當然那時我老闆不在)。他雖升任副座不久,但代理我老闆到處救火、挑糞的歷史也不短了。然昨天週會上級一宣佈,他隨即苦著臉轉頭跟我說悄悄話「是誰答應他們要接來著?」。

底下的主要幹部那麼弱,要接起這樣一個承載了600人的重擔,壓力不可謂不大。剛剛還看到他坐在位置上,望著e-mail連連搖頭,看到我來,還搞笑地對我說「搖頭丸」。

今天他宣佈:明天開始,早會直接進產線開。千篇一律的例行公事,只要換個地點,大家就多清醒一點。像這樣連模式都改變的,對人生來說,應該算是件好事兒吧,能多體驗或學到一點東西,至少多了一些些運動。況且,近日來,我已經學會了在開會時放鬆,不管他們要怎麼浪費時間,多不顧效率,多缺乏主管的自律,都由他們去,整個早上都給你。無論我怎麼急、怎麼義憤填膺,改變的亦不過是九牛一毛。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看他今天臉色略帶凝重地跟我說,他要建立一個萬用筆記,帶在身邊,無論客戶問什麼,都立刻可以答得出來。我只希望早已習慣在工作與網路之間不斷跳接的自己,能為這個難得投緣的老闆,多用點心,多花點時間去體貼。雖然,我不用腦已經很久了,不知道它還在不在。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