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貝樂強力推薦:May 擱淺在倫敦新聞台。也可以去逛逛她的部落格May 繼續飄盪在這人世間。不過底下這篇也是她的轉貼,不是她寫的。


選舉君子國 <涂翠珊>
發表日期:2004/11/24


你可聽過一場選舉有近千名候選人,還有專門的電腦化機器可輔助選民過濾和自己理念不合的候選人?更有意思的是,競選以老實至上,遊街拜票造勢只會討選民的厭,說謊與揭人瘡疤者流,等於自動出局。

本文作者旅居北歐芬蘭,要告訴你她親身經歷的「選舉君子國」奇觀。相較之下,每為選舉反目跳腳、齜牙咧嘴,甚至惡言醜聞橫流的地方,豈不成了「選舉小人國」呢?

我走進投票所,好奇地四處張望。這是我在這個「無貪污國」的第一張選票,四目所及之處除了我還有兩張外國臉孔。接下選票,走進布簾後方,我寫下想支持的候選人號碼,然後出來將選票投入選箱,坐在旁邊的選務人員抬起頭來,用英文對我說:「非常謝謝妳的一票。」

這是北歐小國芬蘭,在週日舉辦的一場地方議員選舉。芬蘭作為「無貪污國」的代表當之無愧,連續五年的世界政治清廉度調查中,芬蘭皆排名世界第一,貪污在這個國家少到幾乎不存在,而她的一場地方選舉也讓我開了眼界。

候選人背景多元化令人咋舌

五百萬人口的小國,首都赫爾辛基市區不過五十多萬人,候選人竟然就多達九百多個!而且候選人的年齡從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到七十歲的退休老人都有,來自各行各業:老師、作家、全職媽媽、做小生意的移民老闆、護士、建築師、公務員、裝配工人、清潔工、大學在學生、還有目前失業者呢!

「連學生也參選,那被選上以後就不用讀書了嗎?」我問外子。

「地方議員不是全職工作,只有開議會時候需要出席,也只有開會時有支薪,參選人只是想要對市政的未來發揮一份影響力,學生當然也可以邊念書邊參與公眾事務啊。」

而外國人只要在這裡居住滿兩年,也同樣擁有地方選舉的投票權,社會各階層皆能平等投入參與市政,還真讓我有點感動了。

用投票機器找速配候選人

然而,候選人那麼多,要如何從九百五十幾個人裡找出自己想支持的人呢?還好幾家大媒體都在各自的網站上架了「投票機器」,幫助人民做選擇。以最大的報紙媒體為例,他們蒐集了候選人的政見資料,只要上網回答問卷裡二十個與城市建設相關的選擇題,及每一個問題的加重計分程度後,系統就會自動比對出與我最「速配」的十個候選人及他們的政黨、三個與我最「不合」的候選人及他們的政黨、以及十六個政黨與我的理念相合程度之比較。所有資料都在同一平台上很方便,可以跳過問卷直接看候選人的政見資料,或是只挑自己最重視的問題回答,也可以指定只要列出某政黨的候選人,雖然只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候選人參與問卷機制,仍然很有參考價值。

找到速配的候選人後,可以仔細看他們的政見、個人網站、及每一項回答與我的答案之相互比對。大部分的候選人會再詳細說明理念,以彌補選擇題無法清楚回答的限制。 此外,大部分的議題都強調如何提供理想的公共服務,例如:「我們的城市是不是該在暑假提供公園遊玩的小朋友免費的食物?」、「你滿不滿意目前地方提供的健康服務?」、「你希望有離家近的小圖書分館,還是一個地點方便、圖書集中的大圖書總館?」

有趣的是,根據我盡量「理性」、考慮「公眾福利」回答出來的答案配對,最相符合的十個候選人竟然來自七個以上不同政黨。難怪曾有人說,芬蘭的政黨基本上理念差距不算太大,儘管政策走向不同,求公眾福祉的基本目標是一致的,都強調「和平」、「平等的社會福利」、與「教育」的重要性。

「投票機器」的網頁包括過去幾年投票機器記錄與候選人政見,以供民眾回顧參考。

沒有搖旗吶喊 只有政見

北歐人的理性,除了有行之有年的「投票機器」為證外,也在選舉過程中展露無遺。

選舉期間,除了媒體上多了一些討論,地鐵看版和報紙廣告上多了候選人的資料,走在街頭偶爾有人發傳單外,整個城市一如往常的平靜,有一回正好見到偌大的廣場上停了一輛宣傳車,候選人站在車旁用平和的語調發表政見,車與人在廣場的空蕩中更顯渺小,路人或駐足片刻或經過視若無睹,沒有搖旗吶喊的群眾,也沒有鑼鼓喧囂的造勢。

「這麼低調,候選人怎麼吸引選票呢?」我問。

「辦政見發表會,或是在特定地點提供飲品和文宣、讓有興趣了解的民眾前來討論。」

「那可不可以遊街拜票造勢打知名度呢?」

「沒有人會傻到這麼做,為選舉造勢而遊街拜票,效果就是讓大家都記住,絕對不選他!」

原來這裡的候選人唯一需要提供的,就是政績與政見,所有與政見無關的招搖舉動只會引人反感。難怪曾有人開玩笑地說,看北歐的選舉過程會讓人忍不住打瞌睡,因為一切都太井然有序,沒有足以挑動人情緒神經的、提供感情洪流出口的激情管道,就算想跟著起舞也舞不起來。

開票之夜仍是一貫平靜自持,各主要政黨的領導人齊聚一堂觀看開票過程,同時接受媒體採訪,不論席次多寡與選舉勝負,這城市最重要的一夜就在平和的氣氛下度過。政黨慶祝酒會多設在大樓內部,只有參與選務的工作人員會被邀請參加,因此即使自己支持的政黨勝選,也沒有去歡呼慶祝的必要。

不誠實的人無所遁形 也無立足之地

我好奇北歐人民對政治的這種理性從何而來?跟低貪污的政治生態是否有關?日前新出爐的全世界政治清廉度調查中,北歐國家整體表現依舊傑出,除了芬蘭繼續高居清廉度第一外,芳鄰丹麥、冰島、瑞典、挪威也都位在前十名之內。

北歐鄰國曾有政治人物因挪用公款買日常用品而自己下台的例子,而芬蘭呢,去年選出的女首相新上任不久就自動下台,則與金錢毫無關係,更沒有「罪行」可言,只不過是因為她在選舉期間公開一份對競爭政黨不利的情報消息,儘管情報是正確的,但是情報來源取得的正當性有爭議,這件事使得競爭政黨與民眾覺得她不「公開透明」、對情報的使用與取得說法「不誠實」。僅管羅生門爭議還在調查中渾沌未明,她仍然辭去首相之職,只因為「已經失去政治信任度」,不辭職可能會引發國家政治危機。而大多數的芬蘭人都覺得她應該辭職,只因為「我們不喜歡不誠實的人。」

不誠實不見得是說謊,不夠公開透明也是政治人物的不誠實之一,對於這一點芬蘭人的標準很高。這位女士後來經過法院開庭勝訴,証明她當初沒做錯事,與「不誠實」撇清關係後,又重回政治圈活躍了。

誠不誠實既是政治人物能不能繼續生存的關鍵,也是人民道德觀中的指導原則。「在芬蘭,你說出來的話就是諾言。」人們這麼告訴我。很多時候口頭上的同意就相當於一種非正式的契約,會被認真的看待,而約束的就是你這個人的信用。

「這是有歷史可循的,」一個大學教授這麼說,「芬蘭氣候寒冷,在沒有電話的年代,如果你跟朋友約好要碰面,就算氣溫零下三十度你也得去,不然你朋友會因為等你而凍死在那裡。」雖然這只是他半開玩笑的誇張式描述,但也反映人們信奉的做人道理。

這樣的原則反映在政治上,就是實事求是、黑白分明。據說每個國會議員如何運用預算、出席了幾次、說了多少話、做了多少事,都會被一筆筆地記錄下來,並透明地呈現在大眾面前。說一套做一套的人絕對會被放在鎂光燈下照得清清楚楚,政治生命不但不長還有可能腰斬,為人民做事的人既沒什麼私利可拿,唯一的方針就是好好做事,這樣一來,選人的人理性地選,被選上的人誠實地做,也許就造就了這麼一個無貪污的理性民主政治吧。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