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30 
該是轉移注意力的時候了,吧?
可是新目標怎麼還不出現,呢?
這汰換率未免太高了吧?
嘖,真是無趣。

   
 
2005/06/29 
想要嘗試獨自旅行的人,可以從東海岸開始,太平洋的風不會讓你失望的。就算是被驟雨打了一身,飆著車半小時內乾濕輪迴三次,還是快樂得不得了。「如果你已經不能控制,每天想我一次...」范瑋琪甜軟的歌聲哼起來會讓人在礁石上邊踢水邊傻笑。最美的時刻。永遠漾著湖光的巴黎戀人的眼睛。
八月的加州,神們仍會眷顧我嗎?

   
 
2005/06/25 
事情總是與憨人想的不一樣...
住在光鮮亮麗的星宿海民宿時, 只提供無線網卡, 沒電腦可上網. 因此昨晚在夜雨中入住光復糖廠時, 當然更不抱希望, 去對面鴨庄吃完晚餐後, 在附近兜了一圈沒看到網咖(廢話, 這裡偏僻得除了鴨庄外, 只有一家雜貨店而已), 就回房看無線電視了. 吃早餐時才(續部落格)
   
 
 
2005/06/23 
下午起床,上網醒眠後,去還書借書,買超好吃蔥油餅,到運動公園的劇場階梯坐著,強風吹動眼前的書頁,身心同時享受著。然後,想找第一份工作的舊同事聊天順便看看他們嶄新的辦公室,於是帶了五份蔥油餅和麥香紅茶飆車過去。新辦公室真棒,可惜薪水太低。他們還是一樣愛我,給我很棒的建議,要幫我找個位於法德瑞邊界的住處

   
 
2005/06/21 
今天熊熊就給它請了一個禮拜的假,明天就去流浪吧~
最大苦主J課長強顏歡笑問:「妳火車旅行是要怎樣旅行啊?」欠扁的貝並不想認真:「以不掉下火車為原則..」
過沒多久,J課長似乎在幫自己打氣,重提一次:「我八月中要去瑞士玩喔~」貝:「玩得愉快啊~」J:「妳在這裡也要愉快喔~」貝:「我不會在這裡..」

   
 
2005/06/17 
仁至義盡,無愧我心。
那就這樣吧。
於是我又退回了自己一步。
我的存在,絕不因你的無明而動搖。
Time out.

   
 
2005/06/16 
第一份工作,是日資粉末冶金金屬零件公司之歐洲業務。營業部裡有一個從日本總公司派來的日本顧問,他的嚴苛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身為他愛徒的我唯一不同意的是:他不准人用代名詞。法文文法規定,提過的(動)名詞,再次提到時需用代名詞。但每次我用「他說」,他一定要故意問:「誰說?」很想叫他去重修文法。聽說他自殺了

   
 
2005/06/15 
剛跟我處長說我要去拿離職單,他說「缺貨啦~」。
我說我要申請留職停薪,他說「先幫我申請~」。

-_-


 
2005/06/14 
請賜予我不顧眾人眼光、活出自己風格的勇氣。
請賜予我拿捏自私和獨立的智慧。
請賜予我風馳電掣的行動力。
請賜予我家人平安喜樂,
當我必須遠離的時候。

如果在費力的解釋之後,對方能回饋一個恍然大悟的笑容,我想我願意像你一樣,用一點耐性在誤解我的人身上。

 

2005/06/13 
做愛真的沒什麼,跟吃飯喝水差不了多少,都是動物行為;雖然想像自己愛的人跟別人做愛是一件刺痛的事。我並不想引來只想找一夜情的貨色,但我想怎麼表達自己還是照說不誤。就像他說過的,只想要我的身體的人,真的是白痴。入寶山而空手回。不過白痴也要不到我的身體就是了。全心開放的是最高級,全身開放的不過是普通級而已

   
 
2005/06/09 
今天被告知,接任生管以來,第二次把貨出錯地點。
我想,再多出點包,老闆應該就不會要我再撐下去吧。這跟倒哥教的,以不喜歡小孩來讓男人死心的方法,異曲同工呢~
我的財產應該還夠讓我逍遙個一年吧。比起六年前的慘況,真是好太多了。現在的我,沒有錯愛,沒有錯友,其實是非常幸福的。謝謝你們的陪伴。

   
 
2005/06/08 
剛剛跟聲音低沉、態度積極的MES工程師隨便反應了一堆系統該改良的小地方,並沒指望這樣就能獲得改善,少說也要叫我依正常程序,透過處內窗口反應,然後排上數月至半年或更久的隊,這些看來細微實則積沙成塔使生管們深深無力的真因,才有可能被改善。沒想到他竟然說,應該明天一早就能幫我改好。是不是該趁離職前見他一面?

   
 
2005/06/06 
小三北鼻,我也想去法國酒莊打工一年或者更久,順便幫人家橋一下嘛~~
真不知道我這麼累到底是為了什麼。明年的股票分紅嗎?我能忍到彼時嗎?要多少錢才能讓淡泊的數字白痴有感覺呢?這是我想要的生活嗎?如果不是,我犧牲的底限在哪裡呢?
秘書太簡單,生管太繁瑣,也許是該離開待了6年的半導體業的時候,接下來呢?

   
 
2005/06/05 
終於去體驗了兩小時$1500的泰國古式按摩了。喝過沁涼的百香果汁,坐在帝王椅上,一個眼神溫柔安靜的泰國少女,蹲著為我用熱水洗腳精油泡腳,這樣的高高在上讓我有點不好意思。十分鐘後,進個人包廂。仰躺,掰開右腿成反D型,敏感的大腿內側很怕癢,全身緊繃快窒息。腿部一個小時,手部之後,背部油壓,肩膀幾乎沒按。

   
 
2005/06/01 
我不擅長等待。不能控制的高濃度投注,很耗能,虛脫的某一瞬間,當音樂導引出壓抑的委屈,我會垂目極力一瞥,轉身離去,此生別過。
孤島與孤島之間,或有笑聲如浪,或有淚水似潮,藉此互相碰觸,然,孤島最終仍是孤島。

淹沒,漫漶,日照,風乾。
荒涼,自焚,無感,畏卻。

我只走到這裡。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