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縱自己陷入想像,沉溺曇花般趁人不備暗中闔起的甜蜜,舔舐風乾卻昭然的汁液,中毒亢奮直至虛脫,再次迸裂死去。不堪焦灼等待,幾乎縱身躍起,倉皇奔尋於洋的此端彼側,甩動承載你我相同的地表,抖落中間無論什麼障礙,讓你順著你的心滑落在我晶瑩的視野中,深切的擁抱,不能呼吸。不要離開,你沒有理由離開,因為我在這裡,一直在這裡,你為什麼用力叩響了,又轉身躲開?我又為什麼沒有即時阻止?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