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體驗到什麼是虔誠的天主教徒,當我一如往昔無事般地說到:「交過兩個男朋友,一些情人。」然後應困惑的、此生至今只談過九個月的戀愛的聽眾要求,說明了情人的定義之後。

在更早之前的對話,我對這位沒見過網友的德國人說到,我的兩個男朋友都是第一次見面就變成男女朋友的網友。認識不少亞洲人的他笑說:「你們亞洲人在這方面這麼迅速。」我想了一下,半驚半疑地說:「真的嗎?」才知道他把我作為亞洲的典型。

於是又聊到曾有老友說過我的思想和作風很西方,而這位理性的保守西方人微微抗議似地說:「刻板印象是這樣的,但並不是所有西方人都很開放的。」

呵,我知道啊,我都知道。我只是沒有真正認識過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所以不小心嚇到人而已。連對方信什麼教都沒問過,連對方對網友二字的認知都不清楚,就講得很高興。

我不知道他把我想成怎樣,但說完情人的定義之後,他說:「如果我比妳年長,我會說:「女孩,妳在做什麼啊?」」

我不知道他的震驚有多大,但我自己聽到他這句話之後,好像受到不小的驚嚇。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被一道嚴厲的目光批判。

以前,在第一次跟初戀男友見面的時候,我就輕鬆地把自己過往的非正式戀情拿來當八卦聊,後來在一起之後,他說當時他聽了,差點誤以為我是很野的壞女人,但又不大像。跟第二任男友在一起之後,他溫柔而愛憐地微笑著:「以後不可以第一次見面就過夜,不然人家會把妳想成壞女人。」一個不常聯絡的保守女性老友多年前就勸過我:「不要把妳的情史說給新認識的男人聽,妳會嚇到他們的。」

「......」

這麼多年了,我第一次知道有人被我嚇到。其他人不知道是善於隱藏情緒,還是真的不以為意。

或許真的有人是因為這個因素,而把我嚴重扣分,然後走開?

然而我這樣反省:如果一個男人在沒有女友的情況下,擁有情人,我會對他扣分嗎?

結果我的答案是:一點也不,甚至會加分。你知道,很多事情是需要學習和練習的。

而當然我可以理解即使基於這個論點,還是會有人因此對女人扣分。畢竟在生物演化烙下的原則是,女人應該弱於男人。

「女孩,妳在做什麼?」我在做我自己,並且藉此找到並不誤解我是什麼典型好女人,而認同並欣賞我的,那位放鬆的、帶著性感眼神的非典型好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belle 的頭像
mabelle

警幻覆盆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