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美好的週末。

週五請假。因為媽媽照顧嚴重害喜的四妹,已經累到有點恍惚了,所以我在週四晚上寫了兩頁給代理人的交接事項之後,就載著媽媽到醫院去探望住院打止吐針和營養點滴的四妹。本來打算當夜就由我來值班照顧的,但因為還得開車載媽媽回去而且我還沒洗澡,所以還是由媽媽當值,我第二天一早再來換班。

週五一早用過早餐之後,找不到唯一媽媽騎得動的50cc機車的鑰匙,原來被媽媽帶在身上,這樣一來媽媽便沒辦法騎我騎去的機車回家,媽媽於是叫我不用去了,說她反正前一晚睡得滿好的。好吧,那我就先練一下兩個禮拜沒練而週六早上就要驗收的鋼琴好了。還是第一首[給愛麗絲],不過終於把原本聽來一片一片斷裂的句子串成一整首流暢的旋律了,真是高興到想在Skype上彈給陌生人聽,完全進入一種得意忘形的狀態。但是不久就發現,我只能聚精會神地彈15分鐘左右,接下來就會開始無法專心看譜,怪了,彈個琴有這麼累嗎?還是這是我上班時習慣多工的後遺症?總之,在發現再彈下去只會越彈越爛之後,我就跨上125cc摩托車往醫院飆去了。

機車停好,行經急診室門口,發現幾台[社區健康巴士],原來這醫院有提供免費接駁車。到服務台拿了附有接駁車路線和時刻表的醫院報紙之後,到七樓的婦產科病房給媽媽和妹妹一個驚喜。這接駁車的終點站剛好在我家附近,媽媽接了手機之後,正好可以搭11:30AM的班次回家辦事,辛苦的半職業婦女。

送媽媽上車之後,我到醫院對面買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當作妹妹和我的午餐。妹妹說她都買另外一家的。我問她另外一家好在哪哩,她說顆粒比較分明。呵呵,自從離開大學以後,多年來我試過多少家寫著廣東粥,賣的卻是泡飯的店,遍尋不著我朝思暮想的糊得徹底的道地廣東粥,現在居然矇到了,而她竟然喜歡吃的是泡飯。

妹妹的胃口很好,我時而遞上水梨,時而呈上葡萄,還有蝦味先、肉乾、儂格酥等等。我納悶著為什麼要住院,不是打了止吐針就不會吐了,就可以回家吃東西,自己攝取營養了嗎?為什麼要打點滴呢?跟妹妹說也說不清楚,想要問問醫生或護士。好不容易醫生來巡房了,我都還沒問呢,就聽到這位禿頭的歐吉桑說:[不會吐了吧,舒服了吧?早就叫妳住院,妳就不聽,偏要硬撐。]啊?原來是醫生說要住院的?可是我還是有點懷疑,醫生勸人住院是真的無私地為病人好嗎?還是病房太空?

妹妹看著所剩不多的點滴,要我注意一下,點滴如果沒了,要按鈴叫護士來換。結果我正好看HBO的[明日世界]好不容易看完,睏極而眠,還是妹妹自己發現點滴沒了的。>_< 護士來了之後,把點滴由黃色的換上另一種溶液,無色透明的,然後開始繞點滴管把空氣擠出去。我問她:[如果沒有及時換點滴,這空氣會跑進身體裡嗎?應該不會吧?]她說:[會啊。]我接著問:[空氣如果跑進血管會怎樣?]她說:[就不好啊。]完全無法接受這種爛回答,連問了好幾次,護士才終於說:[嚴重的話,會死掉。][......這麼可怕,難道不能讓點滴瓶自動停止?]護士說有那種點滴瓶,不過是開刀病人才用的。[這麼危險的事情,居然可以容許它發生?]護士說:[所以要請你們多注意,快完了要通知我們。我們也會看時間,不過因為我們要照顧的病人很多,有時可能會漏掉,所以要你們自己多留意。][......]搞什麼,最好是醫院容許這麼危險的事發生啦,真是混到極點的護士。剛剛google了一下,果然那個護士在胡說八道,事實上,[不慎點滴滴空時,即使有空氣在管子內因壓力關係,空氣不會進入血管,不必驚慌.](資料來源:台北榮總 靜脈輸液之護理)。  

睡飽了午覺、吃吃喝喝又看完了重播的韓劇巴黎戀人之後,媽媽來電說她六點要送晚餐過來,叫我可以先回去了。其實本來晚上有約的,因為要照顧妹妹,而且要把車子留給家裡往返醫院使用,所以約會在週四晚上被我取消。但現在這個情形看來,這個約會是可以去的,一來媽媽休息夠了,二來醫院有接駁車可搭。於是我飆回家洗澡準備出門。(待續)


mab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